LuoX双向无言

双向无言叫无言也OK,咸鱼写手,主混MC和UT,其余了解过一些的有FNAF、BATIM、DDLC、魔圆,全职,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划重点】,等——在入坑的边缘试探.jpg
催更什么的随意,我更新算你赢【buni】
企鹅号3528933599欢迎来扩列啊?

HS/NH-三选一

大致是昨天晚上两小时的熬夜产物orz
人物属于MC但ooc属于我/趴
对不起Entity我把你毁了

  死黑色的墨色布满越变越大的视线,漆黑的空间里仅有几个看得见的身影。这里就是终点了。Herobrine灰白的瞳孔扫视了一圈,见到了几个熟悉的人影——前段时间突然失踪的他们。
  “Entity303。”
  他的口中吐出一个名字,声音在这片空间中回荡。灰白色的瞳仁专注地盯着某个黑点,不一会儿,黑点扩大,一个人影从中走了出来。
  白色斗篷覆盖全身,脸被阴影挡住,只有一双血红的眼睛,传达出其人的轻蔑。
  “嘿呀呀,神来了呢。”被称作Entity303的人拍了拍手,周围稍稍亮堂了些。两个被禁锢的人睁开了眼。神,和人,在此时却没有什么不同。
  “我就直说了吧。这是一片『真实之地』,神力之类的信仰力量完全无用,重生的力量也会被抵消。也就是说,在这里死了,就是真的死了。不过啊……如何你们其中一人抛去性命,生命中的潜能爆炸的话……”
  “砰,这个地方会碎掉哦。”说道这里,Entity303已经忍不住地笑了出来。“我给你们选择权,够大度吧?这儿可花了我不少时间呢,都把毁灭权交给你了,还不满足吗?嗯?Herobrine?”
  纵然心中有再多的妈卖 批,Herobrine也无法说出来。毕竟,这个地方一开始就是面前这个狂笑的人所创造的,虽然与其说是狂笑,不如说是傻笑吧。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除了Entity渐渐消失的笑声,一切都没有变。时间和静止没什么两样,Herobrine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几人似乎都足够耐心,但最终还是有人按捺不住了。
  “Herobrine,杀了我。”清澈的紫瞳不含一丝杂质……就怪了。麻木,无神,一双眼睛目无焦距地盯着地面,Steve的身体已经僵硬,但是他说出的话更冷。
  “我知道,比起可有可无的我,你更爱你的兄弟。”
  Herobrine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被接下来Steve的话打断。灰白色的瞳孔似乎更加灰暗,也更衬着红眸中的戏谑。
  “Entity303,你这次就只是为了报复而已吧。在过去,你的事屡次被我们所打断,无论是以怎样的形式……呵,你是不是觉得这样的报复方式很爽?”
  Steve突然笑了起来。
  “死死活活的早就腻了,原先日复一日地生存让我不明白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多少次了?我试过自杀,但最后都仅仅是在床上醒来,太阳刚刚升起。”
  “有一段时间啊,我彻底对这个世界麻木了。我踏过了每一个生物群系,探索过每一种遗迹;我圈养过每一种生物,研究过每一种生物,也杀死过每一种生物;我见过每一种方块,也破坏过几乎每一种方块。我已经对着一切都厌倦了,直到我遇到了你,Herobrine。”
  “一个与众不同的存在。我曾经疑惑过,为什么创世神比我对这个世界更加了解,却没有厌倦。现在,这或许是极少数我不知道答案的问题之一了。不过,这个不重要了。在经历一切之后,我遇见了你,这不就已经值得我这一生了吗?”
  “总的来说吧,作为一个冒险者,我已经做了我所能做的,能真死倒也算得上是个解脱。”
  Steve笑得很天真,脸上还带着那么点狡黠,活像一个半大的孩子。可惜,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这么认为。
  Herobrine听着Steve从未说过的话,握紧了拳。长久以来的跟随和旁观让他深刻的了解到那是一个怎样的人。Steve没有说假话,从“可有可无的我”到“死是一个解脱”。
  这确实是真话,但每一句都像是刀片一样在Herobrine的心口划过。怪物的主宰,至高无上的神明,却也有心痛的那一天。
  Entity303始终以一种看戏的姿态旁观全程。斗篷的阴影让他很少表露出自己的情绪,平静的呼吸也证明他没有半点着急。在这个地方,就算拖到世界末日也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这种戏码,才最容易使人心情愉悦,不是么?Entity303看着Herobrine的犹豫,他还想要继续拖下去。
  “Herobrine,你还在犹豫什么啊?快点过来直接杀了我啊。”Steve看Herobrine半天不动,最后歪了歪头,皮笑肉不笑地挤出一句话。
  犹豫,本不应该出现在怪物之主的身上。不过有些时候,事情不是那么能够一概而论的。
  许久前,冲动酿成过祸害;在理智成为最后一根崩断的弦后,战争让无数无辜生灵。神的退让是最后的后悔药,而现在,理智也是最后的警告。
  [两个都想救]
  [不可能]
  [那就很简单了]
  Herobrine神色微动,抬手接住Entity303扔来的刀,刚要刺进自己的脖颈前,沉稳的男声让他的动作凝固。
  “你如果真想这样,就别把我当哥哥。”
  Herobrine轻笑一声,把刀子在手中转了个圈,抬眼看向被束缚住的Notch。“你认为我会在意这些吗?我亲爱的[哥哥]?”
  “别忘了,我们之间可是有血与血的战争。”
  Notch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就这神,要是真的不在意早就把他分分钟砍了。现在想就这两人,还想着英勇就义?就因为那个愚蠢的红眼病的陷阱?
  对亲人一直嘲讽脸就算了,还翻旧账,黑历史什么的真的很讨厌啊。明明很在乎却偏要装作一副关老子屁事的模样,搞得议论纷纷不说,做一道选择题都怕成这样,最后居然还是选择自杀来[救]别人。这不是故意逗他玩儿吗?真当眼看着亲人自杀好受吗?
  看着Herobrine这样一副老子就打算这么干了的模样,Notch气急败坏,语气也不怎么和善了。“Herobrine你是傻了吗?难道你真的觉得这个样子就能够救下我们?还是只是为了一个英勇就义的烈士称号?或者是……”
  “喂喂老家伙,我可懒得再听你唠叨这里那里的。你也就是惦记着什么温情嘛,实在不行翻翻床头的相册,看看哪天能不能看着我的照片就把眼泪哭干了呢。”Herobrine满不在乎地挥挥刀子,灰白的瞳孔却瞟向了Entity303。
  “你看吧……Steve说的也没错啊,为什么我们还没有厌烦这个世界?当然是因为……”
  话还没说完,Herobrine就向着Entity303点方向一个箭步冲去,手上的刀子已经对准了眼前的人。
  “我有你们啊。”
  话音未落,Herobrine就已经贴近Entity303的身形,右手抓着刀子自左下至右上就是一个斜挑,却被Entity躲过。Herobrine顺势左腿劈下,Entity303还未夺得主动权,转瞬之间就被击中。
  Herobrine趁势又是连续几刀,Entity的右臂几乎被削了下来,身上的斗篷也多处有破损。但是仅两三秒时间,他身上的伤口尽数恢复。
  令人发指的自愈能力啊。Herobrine撇了撇嘴,顺势将刀子刺进自己的胸膛。
  “啧,我知道你挺强的……但是我更想知道,在面对一个神明的自爆时,你能撑几分之一秒?”
  血还未来得及流下,Herobrine的身体已经开始出现裂缝。裂缝中透露的是光,还有几乎狂暴的能量。灰白色的瞳孔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慌忙想要做无所谓的挣扎的人,用最后的时间回过头,看了看不远处的Notch和Steve。
  Notch会保护好他的。Herobrine对此确信不疑。
  “喂,这里最后说一句,替我活着哦。”
  “大家都知道的,这个世界上本来就只有一个神比较好,对吧?”
  最后,或许也是唯一的,带着那么一点温柔的微笑,绽放在满是裂痕的脸上。下一秒,光和热突破束缚,冲出支离破碎的身躯,席卷整片空间。
  天亮了。
  
  ——————
  紫色而浑浊的瞳孔依然在麻木中度过,但是多了点目的。得是两个人活,所以自己必须得活的好点儿对吧?
  ——————
  神的光芒依旧普照大地,浅白色的光柔和而不刺眼。今天的云也依然是灰白色,那色彩真是一模一样啊……

评论(2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