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X双向无言

双向无言叫无言也OK,咸鱼写手,主混MC和UT,其余了解过一些的有FNAF、BATIM、DDLC、魔圆,全职,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划重点】,等——在入坑的边缘试探.jpg
催更什么的随意,我更新算你赢【buni】
企鹅号3528933599欢迎来扩列啊?

SF-站在龙前的女孩

大概是一个短篇(。)
实际上想了好几个结局但是只有这一个是糖,所以就先把这个写出来了,但是最后结尾的质量比较低……太晚了,困。有空再把另外几个结局补上吧。/所以说我的脑子就是为了刀子而生的吗
大晚上两个多小时的产物,请尽情享用[。]

  “没想到最后,我们会以这种方式相遇。”
  庞大的骨龙遮住了一片天,从阴云缝隙中逃出的阳光几乎全部被森白的骨头阻挡,在地面上投下一大片的阴影。骨翼上下拍动,但是仅有骨头自然是不能够在空中飞行的,无形的力量托起整个骨架,使它能够自由地在空中翱翔。骨龙居高临下地俯视地面上穿着蓝紫条纹衫的人类,它的脊椎上还站着一只骷髅。
  阴风环绕,天空中余下数只骨龙仍在高空盘旋着,投下大片阴影。云层积压,却未有一滴雨落下,空气沉闷得抑郁,使人喘不过气来。空旷的地表只能看见山尖还存在于地平线的末端,初次之外荒凉的泥土和碎石侵占了这片土地,没有树木森林,没有湖泊草原,地表宛如戈壁,却是骨龙的栖息地。
  站在地上的人类对此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安或是惧怕,平静的表面显不出其人的任何情绪,半眯着的双眼看不出注视何处,抿着的唇角也完全看不出要回答的样子,手中的刀看起来在这般场景下有些太过羸弱,但至少还散发着寒光。骨龙背上的骷髅定定地注视着人类,即使是居高临下的问话也没有要把手从兜中拿出来的意思。骷髅的着装很是随意,在这样的场面下甚至没有换过脚上的那双(骚)粉色拖鞋。
  “我也没想到,Sans,原来你一直和我站在对立面。”
  人类开口了,她的声音很好听,没有那种女性特有的娇娇滴滴,爽朗而干脆利落。那话中似乎透露出了点遗憾和不舍,让骷髅不禁歪了歪头。
  骷髅的两只眼眶中两个白色的光点在转悠了几圈后还是把目光放在了人类的身上,脸上的笑容未曾改变,或许也是因为脸型难以改变的原因。被称作Sans的骷髅摊了摊手,以一种与现在场面不和的轻松语气回应人类女孩的话:“我以为你一直都知道的。”
  “不过说来也挺无趣的,要是你真的早就清楚你我的阵营,怎么可能还会与我那么接近呢……我可还记得当初那个天真的小鬼呢。难道你不是吗?Frisk。”
  想想过去。和平的结局,似乎一切都很美好,但是历史总会不尽人意地重蹈覆辙,人类再一次攻击了怪物。这次不仅仅是因为害怕怪物的力量了,毕竟在地球的主权突然就被一个半路蹦出来的种族分走了一大块,对谁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对吧?自然而然地,战争,作为这一切的结束方法,自然就出现了。
  时至今日,人类发现怪物并没有那么弱,甚至还由它们的灵魂催生了许多“伪怪物”。那些伪怪物看起来是怪物,实际上仅仅是魔法造物,没有灵魂也没有自我意识,是怪物绝佳的工具。每个怪物所能够催生的伪怪物都是不同的,Sans,地下世界的审判者,他的伪怪物就是骨龙。
  那似乎是Gaster Blaster的衍生物,毕竟骨龙的头骨形状和Gaster Blaster没有任何不同。骨龙远比单纯的激光炮强大,更不要说骨龙本就保留有Gaster Blaster的强大攻击力。
  总的来说,战争开始后,Frisk在一番犹豫过后还是选择了人类阵营,但因为仁慈之心,在面对怪物时未曾杀死它们。但是总有怪物因她而死的,至少在没有怪物愿意去攻击她的时候,其余的人类就动手了。
  人类阵营中吉祥物一样的存在,却总是被忽略掉真正的战斗力。走过和平的路,Frisk决不是什么弱者,无论是战斗力还是决心。
  但她从未面对过Sans。在战争爆发前,明明人类和怪物的敌对情绪已经很明显了,她却仍然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依旧每天和骷髅去饭店吃吃热狗,或是在骷髅家吃一次Sans做的蛋派,既使并没有加鸡蛋。
  有时,人类女孩也会给Sans带去一些番茄酱等调味料,毕竟那段时候怪物在外界走动很容易引来人类不善的目光,只不过还没有到打起来的地步。至于那些网络论坛如何看待这个大使的奇怪措举,没有多少怪物关心。
  但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不,她知道,却还是在那种情况下试图与Sans,与其它怪物亲近,虽然有时会被摆一道臭脸,但是人类从未放弃,她总是充满决心。
  但是这一次,她故意约骷髅到这个地方来。这里是战斗的好地方,而她也正好带上了真刀和在新家找到的心形吊坠。
  她知道现在,人类和怪物之间只能选一个,她选了人类,但是割不开与怪物们的羁绊。这次,她下定决心,把自己彻底归属到人类那一方。
  不是舆论所致,也不是政 府的条件逼迫,只是想让自己能够心安理得。只要这次伤害了他,她就能够狠下心来伤害它们。她知道,如果她真的能够对Sans出手,那么便可以面无表情地对任何怪物挥舞刀刃。
  同时,这个骷髅也是怪物中的顶尖战力之一。如果杀掉他,就是对人类的一大贡献。明明已经确立了自己的阵营,Frisk在做出这一决定的时候却感到心在隐隐作痛。曾经芳心暗许的对象,现在却是站在面前的敌人。
  抛去没有必要的情感,Frisk强迫自己抬起头来直视眼前无论何时都保持着笑容的骷髅,那是必须要被打败的对象。多久之前,他们站在审判厅堂中,听EXP(审判点数)和LOVE(暴力指数)的真正含义。
  那时候,Sans说她一直坚持着保持自己内心的底线,不管面临着怎样的困难和挣扎,都努力地做着正确的事,拒绝伤害别人。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所谓正确了,只是选个阵营的事。选了人类,即使含着泪也要对怪物下杀手,这才是“正确的事”。Frisk原以为她已经经历过一次内心的痛苦和挣扎了,但是现在她才知道,面对眼前的这个骷髅,她甚至无法迈动脚步。
  “那么……快点了结这一切吧。”Frisk的声音里带着一些颤抖,她明明应该在这个时候冲上去攻击的,但是为什么就是迈不出脚?这种情况本就不应该出现,跟不要说是在所有的骨龙都张开嘴,激光在口中凝聚且对准了她的时候。
  Sans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变过,就像是全程一动不动一样,除了左眼黄蓝相见闪烁的审判眼。所有的骨龙在同一时间似乎都彻底活了过来,猛拍了两下翅膀后直接悬停在空中,口中淡蓝的光柱开始凝聚。
  Frisk最后还是迈动了步伐,向Sans站立的那只骨龙奔过去,刀被猛的甩了出去,只刺向Sans。但是,却刚好从Sans的衣角擦了过去。
  激光蓄力已经完毕,所有的骨龙在同一时间咆哮,光柱亮得周围的物质都褪去了色彩,Frisk不得不闭上了眼睛。
  预想中的灼热和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光柱集中轰在了Frisk身后的一块土地上,将那片土地变成了一块焦土。
  “呀,没想到你跑了呢,孩子。真不巧,我没打中。”
  Sans闭上一只眼,一副颇为无奈的样子摊了摊手,又再次将手揣回兜中。
  谁不知道他是故意打偏的?Frisk撇了撇嘴,最后还是从腰间拔出了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笑容不改的Sans,迟疑了半秒后,纤细的手指扣下扳机,子弹带着轰鸣飞出,直冲Sans的头骨。
  好险,子弹高了点,刚好擦过Sans的头顶,却凑巧地一点也没有碰到那头骨。不得不说,要是那是个人类的话,头发早就被削掉一大块了。而那个骷髅,居然连躲都不躲!
  Frisk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露出了一副不满的神情。
  “你干嘛不躲?”
  “你要是真想打,我躲也没用。”
  “胡说!那次我就没打中过你!”
  “那次你又没用枪。”
  Sans不断地逗着这个几乎是要气到跳脚的小孩,骨龙的高度在不知不觉间越降越低,最后直到骨龙踏在地上,激起一大片尘土,Frisk才反应过来。
  “你为什么下来?”
  Sans不回话,只是用重力魔法操控着Frisk飞起,再迅速地降落在他的面前。Frisk即使是反应过来了,也来不及作出任何举动。手中的枪早在被重力魔法提起的一瞬间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现在的她,在Sans面前几乎没有任何战斗力。
  “喂-喂,你要干什——?!”
  Frisk突然被Sans一把抱进怀中,凉凉的骷髅架子就像是完全不设防一样,对她敞开怀抱。曾被称为调情大师的Frisk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她说不出什么话。
  Frisk也抱住了骷髅,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滑,最后打湿的Sans的帽衫。
  第二天,Frisk回到人类阵营,Sans依旧在怪物阵营中担当主力,一切都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Frisk看着眼前的“CONTINUE”,从回归地面再次开始。总会找到一个方法避免战争的。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