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X双向无言

双向无言叫无言也OK,咸鱼写手,主混MC和UT,其余了解过一些的有FNAF、BATIM、DDLC、魔圆,全职,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划重点】,等——在入坑的边缘试探.jpg
催更什么的随意,我更新算你赢【buni】
企鹅号3528933599欢迎来扩列啊?

世界游戏

诈个尸表示我还……算了,死了。
赶作业拒绝完成点文(什)
……好吧只是懒

第一人称有
ooc有
屠杀有
瞎jb胡扯有
以下

  我把这个世界当游戏,通过那种特殊的能力。

  第一次,我摔落在那片花上。我没有过去。我前进,在数次后悔后我找到了真正的和平结局。但是,我已习惯了重置。

  于是,我重置了。真正的重置,没有一个人记得。既使是平常重置会保留一些记忆的Sans和Flowey都是那样。

  我在玩。一直都在玩。我从中寻找乐趣。

  无论是拯救他们还是杀死他们。他们甚至把我当作救世主……可笑。从某个角度来说,我的确解脱过他们对吗?可惜,那是过去了。

  如果我离不开这个无限重置的怪圈,我就只好陷入其中。直到那之前,我一直没有触及到那个底线。

  我玩啊。怎么玩?一个很有意思的玩法——在给予他们真正的自由,真正的解脱前,重置,走完一条近乎屠杀的路。

  当他们叫着,逃着,恐惧着的时候,是否会觉得我就是他们的救世主?我就是那个曾经给他们带来笑容的人?想着,我就是那个曾经不断讨好他们,纵然身上满是伤痕?

  我一度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Flowey早就对我无奈了。他看着我一次次地重置,却不清除他的记忆。连他都懒得和我再多废话半句。

  哦……另一个。Sans,他总是守在那里。我记得他第一次说我似乎能够未卜先知,说,如果拥有了这样的能力不就应该去做正确的事吗?我回答是的,他满脸阴沉地质问我,那你为什么杀了我的兄弟。

  我没法回答。甚至那个时候,我都以为他要动手了。但是他没有。

  也许他不能记得所有事。我这样认为,并且肆无忌惮地重置下去。

  也许仅仅是好奇心作崇,我试图听到他们的每一句话。我试图预测他们每个人的行动,试图证明我比他们还要了解他们自己。我从来不缺时间,只是缺耐心。

  在我把能够探索的一切都探索完了之后,我开始触碰曾经未触碰过的底线了。真正的屠杀。

  我惊讶地发现,原来他也是会出手的。Sans,他真的对我出手了。

  当然,在他手上我死了不少次。或者说,他压根儿没手下留情。哦,或许有吧。在我仁慈他之后,被杀死的反而是我。也对,活该吧。

  说的跟我这种把他们当游戏玩的人值得被仁慈一样。

  抱着这样的心理,我在最后的决战中从未认真过。我早就对疼痛麻木了。说实话,我早就习惯了地下的一切,若是真到了地上,我也许更没有归属感。

  我甚至自暴自弃地没有带很多食物……伤了就伤了死了就死了,有着对于时间线的掌控,我肆无忌惮。虽然我可以感受到它在一点点地自我腐蚀——关我什么事呢?

  Chara一直对我很不满。我这个样子根本达不到它想要的结局。通过怪物们的话我了解了很多,Chara的事情我大概也能猜得到。我想我也明白这条不归路最后会通向什么地方。

  但是我并不在乎。

  我没有过去,没有未来的方向,我大概这辈子都会耗在怪物上面了吧……在那次和平的结局中,我甚至没有想要离开他们的念头。

  做朋友也好,做个肮脏的杀手也好,至少可以一次又一次地看见他们。这算是一种扭曲的爱吗?我不大相信。不管怎么说,在我可以毫不犹豫地狠下心伤害他们之后,我就不觉得自己还有love了。

  但是奇怪的是,LOVE对我没有任何吸引力。我根本不在意那些力量充盈身体的感觉,只是不曾疲倦地去战斗……我找不到自己的目的。

  也许我还可以回头?或者说,我只是一直忘了自己还可以回头。

  所以这次,我决定Reset。

  令我惊讶的是,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我真的很开心……难道我真的会对再当一次救世主而感到高兴吗?我以为我的内心早就彻底麻木了。

  我好像真的很爱他们……那为什么,我可以不带任何心理负担地攻击?我可以很明确地说那是我,但是我就是不知道为什么——

  就像我曾经不断宽恕Flowey的时候他说的一样,我就是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我到底想要什么?还是这个所谓的love只是对我所作所为的赎罪借口?

  ……不知道,笑着就好。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