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X双向无言

双向无言叫无言也OK,咸鱼写手,主混MC和UT,其余了解过一些的有FNAF、BATIM、DDLC、魔圆,全职,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划重点】,等——在入坑的边缘试探.jpg
催更什么的随意,我更新算你赢【buni】
企鹅号3528933599欢迎来扩列啊?

短篇-诅咒

  dreamswap,ooc有,假车有
  cp向为Dream×Ink,微Cross×Ink
@彼方✔tbiikol 你要的车,我只有轮胎原料橡胶
  
  
  Ink是Dream的“特殊”下属,有时会有一些较棘手的战斗任务。比如在某个巫术满天飞的au,要找到三个乱跑的骨头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更不要说还有应对充满敌意的当地居民……

  画笔不是什么适合格挡的武器,但是笔肚一扫,大部分药水都无法穿透这道屏障。彩色墨水浸染开,地面的色彩变得越来越难以辨认。带着敌意的生灵对这名“au守护者”并不大友好。

  无暇顾及背后又扔过来的几瓶药水,Ink看着不远处那几个逃跑也不忘做鬼脸的身影,暗骂一声,转身控制力度踢开那几瓶药水——天知道里面放了些什么,连气泡都还在不断上浮,一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Ink还想追上去,却被埋藏在沙石之下的蓝线绊倒。Error的把戏。没有管的上肩膀和肋骨上的擦伤,Ink一个翻身,躲过了凌空飞来的不明液体。带着强烈腐蚀性的液体在玻璃瓶破碎后粘上了Ink的衣服,JR的制服被腐蚀出了几个洞,露出满是纹身的骨骼。

  天晓得meme那三个家伙在这边捅了多大的篓子,Ink敢发誓,如果仅仅是蹭吃蹭喝的话这里的原住民绝不会这样迁怒于他。Ink在躲避攻击的同时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刚站起来的他发现了自己脚下正在发光的纹路。哦,也许是刻在石头上的什么阵法。

  现在Ink知道为什么他会被这样夹攻了……

  
  距离上一次任务失败后已经过了好一段时间,Dream注意到Ink最近总是一言不发。他并不怎么在意,认为这也许只是Ink自己的什么事情。反正不影响正面情绪的扩散就好,Dream没有把那当回事。

  Ink的心情非常糟糕。在Dream身边他本不应充满负面情绪,但是他还是难以控制地暴躁。他没法说真话了。当他想要说出自己真正的想法的时候,他的身体就会变得奇怪。从指尖开始化为灰尘。

  Ink在食指指骨少了三分之一之后终于意识到,这是个大问题,偏偏还不能说。不仅如此,甚至不能写下来。幸亏他本身也不是文职人员,不然早就没了。Ink耸耸肩,他并不打算把这些事情告诉他的上司Dream。要解决这种事情也许只需要抽空去一趟那个au就好了。

  只要不忘了这事。Ink发现,绕着弯子说话似乎能够避免那种让身体消散的情况——但总不可能一辈子这样吧?

  Ink回到了那个au,却得知这种情况是一个意外的诅咒——别想治好了。不过Ink不这么认为,不管怎么说,他的上司可是一个“神明”。也许治好这诅咒不需要多长时间,Ink耸耸肩,离开了那个au。

  
  说不了真话可真不是什么好事。特别是在打算告诉上司自己的情况的时候。

  “Ink,你还好吗?”

  “我好的很。”

  “有事吗?”

  “没,我有什么事啊?”

  “我觉得你怪怪的。”

  “哈?我可一直都好的很啊。”

  明明说着自己什么问题都没有,脸上却是一副“快点帮我我有事”的表情。Dream放任不管的态度与当初如出一辙——这是Nightmare从JR塔可饼专卖店楼顶通过望远镜观看得出的结论,看完还不忘咬一口Cross递过来的巧克力。

  “他连说了两个好的很,怎么看都有问题。”Cross往嘴里塞了一个刚买回来还没放上五分钟的塔可饼,回头看了一眼专心致志织毛线球的Error,“也许我得去找他谈谈……”

  “哈?你忘了前段时间他还在抓捕我们吗?!”Nightmare咽下嘴里的巧克力,望远镜被摔了出去,转头看着靠在墙上的Cross。被摔到栏杆边上的望远镜掉了下去,正好砸中了某个行人。

  “是meme!”Blueberry看着天台上的三个骨,哦,或许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两个,直接笑出了声。天台之上的三骨对此毫无察觉……

  
  毫不意外地,不过几分钟,在Cross打算拿望远镜看JR总部情况的适合,Ink到达战场。废话不多说,在一番堪比epic拆迁办面试之后,Ink成功地——被抓。

  Error的蓝线永远是阴人首选,散落一地的毛线球昭示着一个个的陷阱被触发。Ink抱着倒也得抓一个的心理成功地抓住了Cross的帽子,并将他整个骨拉下了Error的线团迷宫。

  Cross栽倒,牙齿刚好撞上了Ink的头骨。这或许算不上什么亲吻,无论是对感觉自己牙要掉了的Cross还是觉得自己头骨要裂开的Ink。

  “嘿Ink……你最近怎么样啊?”Cross看着面前阴沉着脸的Ink,试着挣脱Error的蓝线,却没能成功。在一旁的Error投来一个“我需要时间”的眼神,一边一根一根地开始收线。

  这要收到哪年哪月了啊!

  Ink满脸不悦,没有回应Cross的话,只是用手推了推他的身体示意他离自己越远越好。但是也许是陷阱的设计问题,Ink在把Cross推开三厘米后就发现,自己的手卡到Cross的肋骨缝里了。

  也许Cross穿得不够厚,皇家守卫的服装因为角度问题,布料摩擦着肋骨的表面,带来一阵痒痒的触感。他不自觉扭动了一下身子,却踩上了Ink的腿骨。

  “从我身上离开滚开!”就连Ink都没注意,他的指骨正在随风而逝——当然是灰尘。当他轻易地把手从Cross的肋骨缝中拿出来的适合才发现原因。

  Cross注意到了Ink的异常,发现了Ink指骨的消失。在惊讶过后,他出生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回答他的是Ink的沉默。

  Error收好了陷阱,meme三人迅速离开,甚至没有管精神还处于呆滞状态的Ink。Ink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Dream,他的上司,伴随着积极的情绪光环和巨大的羽翼,降临在他的身边。

  也许就只能先瞒着了。

  
  Ink最近有点迷,或者说是很迷。上司Dream在结束了一天正常的商讨之后问了他一句“你喜欢我吗?”Ink应该怎么回答?“不喜欢。”他就是这样说的。

  很罕见的,在那个时候,ink看到了Dream脸上表情的波动。Dream就像是已经习惯了Ink以谎替真,只是对他说了一句来我办公室。

  那一晚,Dream把Ink给做了。

  Dream听到了Ink好久都没有念过的,他的名字。他听到Ink在失神之际重复着“Dream”这个名字,强迫Ink在自己身下说“求你,干我”这种话,让Ink染上属于他的金色。

  第二天,Dream依旧去办公。Ink用长袖遮盖住已经失去一半的手臂,在Dream身后用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Dream,我爱你。”

  “我知道你说的是假——Ink?!”

  羽翼后哪有Ink的影子?灰尘早就随风而逝了。

没脸打undertail的tag

评论(3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