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X双向无言

双向无言叫无言也OK,咸鱼写手,主混MC和UT,其余了解过一些的有FNAF、BATIM、DDLC、魔圆,全职,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划重点】,等——在入坑的边缘试探.jpg
催更什么的随意,我更新算你赢【buni】
企鹅号3528933599欢迎来扩列啊?

若神无神-1

巨ooc
当Minecraft遇到Undertale
只有那么扯淡了
欢迎吐槽
基本无cp向,隐藏NH亲情向
双厨假装产粮实际上是自己爽的产物
手机排版所以可能不怎么好看

  风起了。

  神明在虚空中对决,那是一个不会影响到他人的地方。双方都不约而同地多想了一些——为了防止对方输得太难看导致信徒或属下心中想的太多。也是为自己考虑。

  “这算是最后一次打了?”

  “我认为是。”

  “你非得这么严肃?”

  “不然呢。”

  
  不需要过多的废话,神明之间的战斗没有那么多华丽的招式。不同的神力碰撞、冲击,轰鸣在这片虚空中扩散。

  两股同源却大有不同的神力中冲撞中缠绕交织,构成了一个能量漩涡。

  ——能够打破这个世界边界的力量。

降临

  Herobrine苏醒于花圃之中。

  神明眸子微转,扫视了周围,却只发现了漆黑的石壁。有微光。他坐起身,抬头,只看见峭壁顶端的阳光。

  光线从石崖顶部的洞口泄出,映在石壁上,反射的光亮照明了地下。几根残破的石柱有些倾斜,很显然,年代挺久远的了。

  “无法飞行……”他站了起来,朝不远处唯一的出口走去。古朴的门上雕刻着图案,深紫色的石砖已有不少脱落。

  展现在眼前的,是一条黑色的通道。前方有一朵花,淡黄色的花瓣铺展着,却显得有些异常。那花至少有半人高。Herobrine没有再多说,朝着那朵花的方向走去。

  走了几步,Herobrine停了下来。对面小花的花盘上长着有一张脸,睁着眼睛一副喜盈盈的模样盯着来人。

  “你好啊!我是Flowey,小花Flowey。”

  Herobrine在思索着什么,没有理会对方的叙述。或者说,他不屑去理会——一个平常随随便便就能碾死的存在。

  “嗯……你一定刚来地下世界,对吧?天了咯,你一定很困惑吧。得有人教你这里的游戏规则!小花不才,不得不挺身而出了。”

  Herobrine冷冷地看着这个奇怪的生物。

  这里不是他所属的世界,他在这里甚至仅相当于一个普通的人类。神,在没有归属和后续补给的情况下,与人无异。

  “是他吗?”Herobrine低声呢喃着某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名字。那个曾亲密无间如今却刀刃相向的身形,难道他就是造成这一切的原因?

  地下。但这里不是原来的地下。Herobrine没有回话,本就偏冷的性子让他愈加沉默。

  “让我们开始吧。”

  Flowey话音刚落,他的周身一片黑色铺开。对方变成了黑白二色,Herobrine倒也未曾紧张,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对方。他突然感到自己胸腔中有什么东西脱离了自己的身体,一颗正立的红色心形漂浮在空中。Herobrine移动了脚步,那颗红色的心形随着他移动。

  “看到这颗心了吗?这是你的灵魂,是你生命的净化所在!你的灵魂起初很弱小,但随着LV的提升就可以变得更强。”

  “LV?”等级?Level?Herobrine感到有些奇怪。在原先的世界中,等级的提升依靠经验值,而等级对于所谓灵魂并没有任何作用。或者说,原来的世界并没有灵魂一说。

  “你问LV是什么意思?怎么了,当然是LOVE了!你想得到LOVE对吗?别着急,我这就分给你一些。”

  数年来身在高位的警惕性起了作用,Herobrine察觉到对方话语中的逻辑漏洞——有谁会把能使自己变强的东西分给其他人?

  或许那个家伙会,但是Herobrine并不相信面前这个家伙会。他提醒自己要小心一些。

  “在地下世界,LOVE是通过……这些白色的……‘友谊颗粒’传递的。准备好了吗?动起来,能接多少就接多少!”

  Flowey的周身浮现出点点白色的颗粒物质,旋转着,在空气中匀速地朝Herobrine飞来。

  Herobrine侧身躲过几颗颗粒,转头看见所谓友谊颗粒撞击在地板上激起的一片尘土。果然没安好心吗?他在心中下了定论,一个后跳躲过了剩余的几颗“友谊颗粒”。

  那分明就是攻击吧,说什么友谊颗粒,糊弄得了谁?

  Herobrine微眯着眼,打定主意回以攻击,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那种力量Herobrine再熟悉不过,虽然略有差别,但还是可以轻易辨认。这个世界的规则力量。

  看起来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则了,就如同他所曾经设置的各种规则一样,这里的一大规则就是回合制度。

  哈,看起来要等对方攻击完了才能还手了?Herobrine略有些不爽,他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被世界规则所限制的时候——被他所掌控的力量限制。

  Flowey像是没看到他阴沉的面容似的,就像是占了理的那一方一样不满地开口道:“我说伙计,你没接住,咱们再试一次好吗?”

  友谊颗粒的飞行速度明显加快,Herobrine在躲过它的瞬间甚至能听得到它破空的声音。

  毫不犹豫地躲过后,Flowey彻底变了脸色。Herobrine此刻也闷着一口气,这么多年来谁敢这样对待他?若是在平常,对方恐怕早就连灰都不剩了。

  “你在耍我吗?你是脑残吗?给-我-撞-子弹!!!”Flowey察觉到自己话语中的错误后连忙再补了一句,“给我撞友谊颗粒!”

  这个时候,Herobrine要是会接住那攻击就真的是奇怪了。他轻松地躲过了攻击,心中暗骂自己现在失去神力如同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一样。

  Flowey的声音愈发嘶哑,他沉声说道道:“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对吧?你只是想看我受罪。”

  Herobrine慢条斯理地点了点头,冷笑一声。虽然他对这里了解的还不多,但是他可以轻而易举地看穿Flowey的敌意。

  “死吧。 哈哈哈哈 ……”

  Flowey用极大的声音吼出了这句话,嘶哑的笑声在这片空间中回荡。白色的友谊颗粒在周身形成了一个无处可逃的包围圈,它们的间距一步步缩小,最近即将攻击在Herobrine身上的时候,全部消失了。

  一颗火球自旁边袭来,将Flowey打飞出去。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