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X双向无言

双向无言叫无言也OK,咸鱼写手,主混MC和UT,其余了解过一些的有FNAF、BATIM、DDLC、魔圆,全职,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划重点】,等——在入坑的边缘试探.jpg
催更什么的随意,我更新算你赢【buni】
企鹅号3528933599欢迎来扩列啊?

若神无神-5

大概是拖了挺久的更新
前文见主页
大量ooc预警

  Herobrine想了想,转头往回走去。过了地下室回到“家”,他把厨房中那个只切了一小块的派放入了冰箱。经过走廊,步入Toriel的房间,将她未合上的日记本关上,向仙人掌的花盆中撒了些水。

  回到走廊,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还是自己吗?Herobrine有些恍惚,雪白的瞳仁注视着镜中的自己,过去的王者何时在这些微不足道的细节上花这么大功夫?甚至亲自走回来只为了那么一点小事。

  这个样子的自己和记忆中某个人的身影重合在一起。

  垂眸,Herobrine决定不再在这些想不通的事情上费心。他循着地下的通道一路前行,经过了一条走廊后进入了一个黑暗的房间,唯一有光亮的空地中一朵金色的小花正伸展着枝条,微笑着注视着他。

  Flowey见Herobrine缓步走来,开口笑道,“哈哈哈……你不是真的人类,没错吧?”

  Herobrine闻言,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向前走着。的确,他并非“真的人类”,但是这朵花又怎能辨认Herobrine的来历。但是当听到了那金花接下来的话时,他驻足了。

  “你的内在是空虚的,正如我一样。事实上……你就是He■obin■,对吗?经——”

  “你知道什么?”

  Herobrine指尖捻搓着Flowey的花茎,叶片在刚才猛的折取中皱成一团,这朵花想要保持一成不变的笑容已经有些困难,Herobrine已将它连根拔起,丝毫没有顾忌过这种行为是否会对一朵花带来致命的伤害。

  碧绿的汁液因深绿茎叶被大力挤压从断口流出,将Herobrine的手指染成了另外一种颜色。白瞳中映着Flowey因对方出其不意的偷袭而颤抖不已的花瓣,六片金色花瓣此刻只是因重力下垂。

  “你知道些什么?”

  Herobrine自以为有耐心地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但他此刻的微笑在被他人握住命脉的Flowey眼中却是比恶魔的笑容还要更可怕。就在刚才,Flowey身体上被数据覆盖的模样被Herobrine看在眼中,却只是毫不在乎地质问着。

  “我知道你刚才所说的都是被某个无聊至极的家伙所规划好了的……但是你知道些东西对吧?乖……别让我说第三遍。”

  白瞳中威胁的意味越来越明显,Flowey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指尖在自己的花茎中掐得越来越深,甚至是将要把它硬生生地搓断——那对Flowey来说毫无疑问与来自恶魔的折磨无疑。

  “嘿……嘿!等等!松手!我……我说!别杀了我!”Flowey为求生欲所迫不得不在茎被彻底掐断前出言挽救自己的姓名,但是见对方手中的力道没有丝毫的松懈,连忙再次说道,“我,我只是一朵花而已!你如果想知道别的什么事情,可以去问Alphys博士!”

  “Alphys?”Herobrine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发问道。
  对方声音颤抖着答到:“是,是的!是她把我变成这样的!你如果想知道什么,都可以去问她!”

  “希望你说的是实话,否则……你会为此后悔。”Herobrine将Flowey的身体塞入口袋,“我并不放心你,所以在我得到答案之前,别妄想自己跑得了。”

  Flowey不再说话,一动不动地躺在Herobrine的口袋中,心中却有些惊魂未定地思虑着对方所说的“答案”到底是什么东西,同时也为自己刚刚的疏忽而“后悔”。

  前进。

  推开深紫色的厚重石门,映入眼帘的是平和宁静的树林。被雪覆盖的杉树在小路的两旁铺开,微弱的光线自石壁顶端的晶石发出,代替日月成为这片地下世界的光源。

  关上石门,Herobrine踏在雪地上向前走去。雪也不知从何而来,也许只是风吹起叶梢的雪花飘飞,笼罩了这片土地,在降落时又借风再次飞起吧?

  前方一根粗大的树枝横在地上——若不是太过粗糙和笨重,倒是很适合拿来做一做临时武器的,Herobrine如此评价道,却毫无要拾起的打算。

  “咔嚓——”在他跨过又一棵枯木时,背后枯枝被折断的声响让他警惕地迅速转过身,但是未见人影。倒是地上的那条枯枝,被折断了又被扔回了原处。

  周围并无其它脚印。Herobrine分析着,却毫无恐惧之感。也许有什么人跟在后面,他单手撑石,跃过了又一颗倒下的枯木,眼神时不时地瞟向自己身后。

  忽的,Herobrine看到了一个矮小的身影,只显现了片刻便消失在雪地中了,甚至连脚印都未曾留下。

  前进。

  Herobrine走到了一座极短的桥边,桥身看起来就像是随意铺上去的木板,它的旁边还伫立着看起来像是栏杆似的东西。背后极轻的脚步声引起了Herobrine的注意,他装过身,因光线太暗只看得清对方偏矮胖的身子一步步超朝这边走来。

  这个身影与之前那个一闪即逝的身影极其相似,但是Herobrine却不敢确定。那人一步步地走到了Herobrine身前,沉稳的声音于身边响起。

  “人类。”

  “难道你不知道,怎么和新朋友打招呼吗?”

  那人说话缓慢而均匀,那样的语速使Herobrine感到有些不耐烦。他盯着那个古怪的身影,罕见地没有发话而是选择耐心地看下去。

  那人伸出一只手,势要与Herobrine握手的样子。Herobrine将手放了上去。

  悠扬的屁垫声在雪地林间回响荡漾。

好尴尬啊——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