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X双向无言

双向无言叫无言也OK,咸鱼写手,主混MC和UT,其余了解过一些的有FNAF、BATIM、DDLC、魔圆,全职,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划重点】,等——在入坑的边缘试探.jpg
催更什么的随意,我更新算你赢【buni】
企鹅号3528933599欢迎来扩列啊?

随心非所欲也[1]

终于有个手机可以验证了!!!大声向全世界告喜【buni】

Dreamswap,Ink中心向,相声刀,主要人物还有Dream和Cross,无明确cp向,即,文中人物的感情都并非爱情。部分灵感和梗来源于语C群。此段全程平淡叙述语气,后续有微BlueDream向。

真是令人不敢相信——虽然Cross只能算是个骨头。事实上,连他都没有想过这种事情最后真的会成功。
他把Ink从JR拐回来了。

曾经的当面质问最后得到的答复不过是自愿,既使联合meme其他骨头的协助,最后也不过是让那个家伙在下次见面的时候更多了些警惕而已。

曾经说想要加入他的au的那个朋友,在经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刀刃相向之后,终于脑子开窍了?此时此刻,Cross的内心就像是看见儿子有一日成才了一般满足。

但于此同时,也有一番别样的情愫在灵魂中泛滥开来——Ink先离开了自己,去到了Dream身边。在那里待了数年之后却再次离开,以meme的房子作为暂时的寓居。那是否证明,Ink又将在某时离开?

这对于Cross来说,已经是既定的结局了——甚至无需再多作思考,连费尽心思去反驳都不必要。

这也是为什么他总是对Ink冷嘲热讽的原因。或许嘲和讽算不上,但是不分时间场合地顶嘴对他们来说却是家常便饭,甚至常常是吵的尽兴了就喜闻乐见地打起来。

Cross的柴刀是泛着金属光泽的,在它的表面上,Cross可以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像。不管是在与故友站在对立战线上时的泪滴纵横,还是在对方选择“归来”时的笑容满面。

他是一个把心底情绪都放在脸上的骨头,而他自己也通常是最先一个看到自己表情的人。低头,凝视着平滑的刀身,金属反射日光灯让他看得入神。

现在的自己,表情难以形容。心态微妙,既是高兴和想要回归原本亲近的欲望,但更多却是恐惧的疏离。既使只是洗漱,也刻意地避开与Ink的视线接触,就像是在白天时做的那样。

应该如何说服自己,今日的相见不是最后一次的照面?生命的瞬息万变Cross已经见识过太多了,越是想要靠近,就越是提醒自己远离——大概就是个傻子了吧。

Cross有些自嘲地笑道,回望了一下房门。如果Nightmare在家的话,这种负面情绪肯定会被察觉的吧。他也许还会像平常一样过来安慰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放任自己宅在房间里看着一把柴刀发愣。

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自己要为Ink付出那么多的心力,而对方压根儿不领情?Cross又一次在心中重复了一遍那个家伙的混蛋事迹后,推开手中的柴刀,随手将自己暂时不用的东西在桌子上堆起一摞,转身便给房间关上了门。

大概也是该说晚安的时候了?Cross毫无困意,诚然是因为今天白日里的事情,同时也是因为灵魂中复杂的情绪。

——那个家伙没有也不会有的情绪,原本是自己所不喜的,现在却反过来扰乱了自己的心绪。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眼角,虽然骨头并没有太阳穴这个概念而且他也并没有感觉有所缓解。

不管怎么想,既使他已经到自己这边来了甚至和自己住在同一个房子里,还是超级,超级,超级想往他脸上揍一拳啊。

在周身仍环绕着金色的浓郁到液化的正面情绪,但是此刻神明的心情却不太好——甚至糟糕到了本就没有头发的骷髅甚至开始掉羽毛的程度。

翅尖的金羽颜色有些淡,地上已经落了好几片的灰色羽毛。虽然那只是积极情绪和集合,但是就那样被随意地丢掉也很浪费啊。

不过Dream可懒得管这些事。他还在为那个毫无前兆就在自己桌子上面留下一封辞职信的痞子秘书而烦恼。或者说,强行压抑着不大发雷霆。

一封只有“辞职”两个字的辞职信简直就是扯淡,比那什么理由是“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而辞职的人类还要无厘头得多。更不要说Dream甚至没有从Ink身上感受到对自己或是JR的敌意。

简直无法理喻——Dream自然不相信Ink就真打算这么离开JR。事实上,Ink的存在可以说是为JR提供了不少的战力,同时也是一个极为方便的行动单位——唯一的问题也就是与他人的交流罢了。

于是,这个强大的行动单位在休了几天假之后就辞职了。

这毫无逻辑!Dream等着Ink回来解释一下这种行为,但是打扫房间的人却来报告说Ink房间被偷了。字面意义上的房间被偷了,甚至带着半堵承重墙——Dream敢打赌那是Cross的手笔,原地除了淡淡的墨香混合着巧克力味什么也不剩。

更确切地来说,Dream是站在下一层天花板上看着这一间“离奇失踪”的房间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在回到办公室之后顺手把Ink的辞职信烧成了灰烬的缘故——同时顺便上演了一出空手劈抽屉里有榴莲的办公桌的好戏。吓得工作人员当时就愣住了然后被友好地救离现场,在JR城堡旁的儿童福利院度过了浑浑噩噩的一生。

嗯,Dream一开始和Cross没什么两样,都是不敢相信到底发生了什么。只不过一个是高兴地吃掉了珍藏三个小时的塔可饼,一个是怒劈办公桌而已。

可以说是,Dream现在的心态很迷。怎么迷?字面意义上的,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想躺沙发上却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的那种迷。

他问为什么,不过没人解答。

他问怎么回事,不过没人应声。

他不想问了。

突然地,Dream觉得有些累。是那种浑身骨头都像是被抽走了中心,浑身无力,不愿意思考的那种累。他睡了一小会儿,没多久,他不敢睡多久。

……

雷厉风行的Boss再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在信息部门的全力配合下,“正义王朝秘书背叛”的舆论消息被硬生生地扭转为了“Ink为了和敌人约炮不惜抛弃正义王朝”。

就像是一切都是Ink的错,JR甚至趁此机会成功洗刷掉了一个现在的污点,顺手以受害者的姿态申冤了一把,理直气壮地派出了小股兵力加大对meme小队的搜查程度。

至于Ink?他们不都混到一块儿去了吗。实际上的东西也没几个民众想去了解,当当茶余饭后的笑料、跟着发言的潮流说两句就够了,一切尽在不言中。

反正JR现在也就求一个面子上好看,至于Dream或是Ink,对于底层却也是金字塔最坚实石料的民众是不会在意的。不管存在还是不存在、叛变还是没叛变、失落还是不失落,这和他们没有半毛钱关系。

Blue是这样说的,他一整天都没笑过。天知道他为什么会监视Dream的生活。于是,城堡门前又多加了一道标识——“闲人与狗不得入内,特别是Blue。”至于Blue是第一个还是第二个,就有待商议了。

Dream没那个耐心。再次回忆一遍那个叫Ink的人物。毫无疑问是一个在虚空中迷失的家伙,怜悯之心铸就了今天的Ink。好吧,也许怜悯之心点错了地方才会让那个骨头变成今天满口粗话的痞子样。

——是多余了的怜悯之心。

没有那份邀请,自然就不会像现在那样心情糟糕。Dream这么思索着,很快就把那点后悔收了回去。

显然,Ink不能以常理来推断。他没有灵魂,甚至连情感都是靠着颜料赋予的虚假情感和自己的光环。Dream收拢了羽翼,将其叠在背后,甚至可以感受到温暖的热量从脊背贯穿骨骼。

——本没有心,何谈忠心。

比起他人,还是信任自己比较好。Dream如此思忖着,继续接纳自己羽翼的温度,些许僵硬的肢体暖和了许多。他擦拭了一下双刃剑上并不存在的血迹和灰尘——就像是依然存在一样。果然还是自己靠谱得多吗?

Dream重重地叹了口气。

【TBC】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