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X双向无言

双向无言叫无言也OK,咸鱼写手,主混MC和UT,其余了解过一些的有FNAF、BATIM、DDLC、魔圆,全职,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划重点】,等——在入坑的边缘试探.jpg
催更什么的随意,我更新算你赢【buni】
企鹅号3528933599欢迎来扩列啊?

若神无神-6 雪

前文见主页和tag
巨量ooc预警

  ……果然答应那人的话是一个错误的选择。Herobrine在心中思忖着对面那个骷髅究竟是适合给狗啃还是自己拿来祝排骨汤,主菜已经开口说话了。

  “在手心放屁垫的整蛊把戏,总是那么有趣...你在我说之前就转过身来了,而且你甚至没有笑一笑,是在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把戏吗?”

  那个骷髅与Herobrine所熟知的不同——好吧,在Minecraft中没有哪个骷髅是会身着普通服饰而非有特殊附魔的装备的。矮胖的骷髅表情定格在一张笑脸上,眼眶明显能够随着他的行为而活动。

  骷髅冲他眨了眨眼,转而发出一段像是人类的小声——在Herobrine思考这种生物到底是以何种方式发出近似于人类的说话声音时,对方已经开始介绍起自己。

  “我叫Sans,骷髅Sans,是这里的哨兵。我的指责是抓捕人类,但是显然,我并没有那份精力去做这些事。”骷髅摊手,闭合上一只眼眶,另一个眼窝中的白色光点注视着一言不发的Herobrine。

  “Herobrine,你可以这样称呼。”他蓦地开口,打断了骷髅的话,“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要走了。”

  口袋中的Flowey在听着两人对话的同时一动不动,就像一只真正的被拦腰揪断的花一样。口袋里的温度要比雪镇的温度高一些,虽然舒适却不至于让他陷入沉睡之中。

  Herobrine思虑再三,露出了平和的微笑。他友好地和Sans攀谈了一阵,在对方提及自己兄弟的时候透露出自己也有一个兄弟,并询问Sans是否听说过“Notch”这个名字。

  Sans只是笑笑回答“你背后的桥下就是,或许你看看那木质的栏杆也会找到答案?”(Notch有峡谷和刻痕的意思)。Herobrine自知无法从他嘴里套出些什么,便不再接话。

  Sans或许知道些什么,这对Herobrine来说是一个重大的突破口——在没有线索的现在这般可能性必将会是一个着重下手的点。而这对Flowey来说则透露了更多的信息。

  Sans领着Herobrine穿过木质栏杆,Papyrus因两人的谈话早已在哨站前等待。穿着奇异服装的骷髅引起了Herobrine的侧目,他又有了新的想法。

  抓捕人类的皇家卫队?对人类一向不甚喜爱的Herobrine对他们有了一些好感。看起来误解是免不了的了——如果他们能够帮自己杀死更多的人类,那么在遭遇的过程中放过那些成员们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Herobrine在耐着性子对着Sans和Papyrus的幼稚迷题笑脸相迎了半小时之后,总算是来到了一座极长的木桥上。

  “Flowey,离那个Alphys还有多远?”

  “哦...不远了,Herobrine先生。她就在雪镇过后的那片火海里。我是指——您知道被岩浆流过的地下山谷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吧?她的实验室就坐落在那里。”

  “我希望你说的是实话而且你可以给我正确的答案,Flowey。否则你将用你余下的一切作为你欺骗我的代价。”

  暂且不提一路上他忍耐了多少次Papyrus过于活跃的性子,强行压下上位者的傲慢和那两人搭话,在被这个恼人的世界规则烦到吐之后,他发现Flowey不见了。

  这可不是个好消息。他嗅着手上还未干的植物汁液——是Flowey留着衣袋里的。那家伙没逃多久,而且对一朵小花来说那几乎是致命的了。或许他在冰天雪地中活不了多久,但对于Herobrine来说,留下一个生死不明且带有浓重敌意的角色在外面不是什么好事。

  但是三番搜寻无果之后他也就懒得管了,在打翻了一整盘冻硬后的意大利面并踢翻了桌子之后,他把纸条塞进了老鼠洞里,收拾收拾发泄完后的好心情继续上路。

  拍拍手上不知何时混杂着灰尘的雪水,Herobrine在木桥上试探着走了几步,才发现这是一座石桥——他回过头去便能看见桥的侧面未刷上漆的青灰色石料。

  还有那个隐藏在桥底的摄像机。

  Herobrine不会不认识这种东西,他凭着臂力吊到桥下,猛地将摄像机镜头连带着一系列电线扯断。回到崖边,他把玩着手中的镜头——不得不说这已经是他在地底发现的最具有科技感的东西了。

  在研究了一番之后他将摄像镜头的零件一并踢下崖去,拍拍身上接着向前走去。“还真是老旧的玩意儿。”他这么嘟囔着,揉散积在发顶的雪堆。

  面无表情地看着骷髅两兄弟按部就班出演他们早已排好的戏码,Herobrine表现出一种顺从的配合姿态,在高个子骷髅离开之后继续向前行。

  Sans叫住了他。

  “你将会和我的兄弟战斗,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不打算再向你阐述一遍蓝色攻击的含义——你已经理解得足够透彻了。简而言之,小心点,小子。”

  Sans的两个眼眶都暗了下来,Herobrine以一种对敌的姿态看向他。白瞳注视着发出威胁和告诫的骷髅,似乎要看穿那一层骨头。他们异口同声地说出一句话。

  “我警告你。”

  两人之间的气氛更加针锋相对,剑拔弩张的架势愈发明显。

  “我会盯着你的。”

  “别多管闲事。”

  骷髅的身影在瞬间消逝不见,他所站的位置一如既往被落下雪花覆盖,脚印也在大雪中不见所踪。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