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X双向无言

双向无言叫无言也OK,咸鱼写手,主混MC和UT,其余了解过一些的有FNAF、BATIM、DDLC、魔圆,全职,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划重点】,等——在入坑的边缘试探.jpg
催更什么的随意,我更新算你赢【buni】
企鹅号3528933599欢迎来扩列啊?

若神无神-7 交锋

前文见主页和若神无神的tag
ooc自爽产物
MC×UT,可能是个烧脑流

  平和,静谧,安详。雪地中的村落,如在寒冬中的星火。彩灯和“Welcome to Snowdin Town”为这个平和的小镇增添一份寒冷中的生机和趣味。

  Herobrine对这里并没有多少好感,只不过长时间在雪地中行走之后他很乐意在这里稍作停留——好吧,他还得先忽略这里与他住所的天差地别。

  在兔子商店中随意买了点食物,Herobrine在Grillbz'就坐,吧台的桌面已被擦拭至洁净,粗糙的木料不至于硌疼了手。他扫视了一圈酒吧中的顾客,无心去与他们交谈。

  “有酒吗?”

  Grillby点点头,头颅的火焰在空气中噼啪作响。

  “Margarita,多谢。”

  火焰老板没有回话,转身在酒柜上挑选着酒品。龙舌兰酒、青柠片、白橙力娇酒、盐和冰的晶体模样给这杯鸡尾酒添上最后的装饰。Herobrine接过他递来的酒,惊诧于地底居然真的有材料能够调出这种传统鸡尾酒,转头看向坐在他身边的Sans。

  “你想谈些什么?”

  Sans没有回话,他只是朝着火焰老板以一种调侃的语气谈着话。他要了一份薯条。

  不久之前Herobrine饶恕了Papyrus——虽然他并不喜欢饶恕他人,但是在某些时候看到他人为自己而改变看法也挺好。Herobrine很喜欢那种将他人的情绪与想法拿捏在自己手中,但是Sans和Flowey成为了他遇到的两个难题。

  那朵金色的花暂且不提,就单论眼前这个骷髅,Herobrine都不能肯定看的穿。但是这并没有妨碍到他们两人的会面。

  Herobrine隐隐约约猜到了一些,这个自从他步入这片雪域就一直跟着他的骷髅有极大的可能性是一个监视者——比那个被轻松掰碎的摄像头更加难以对付。

  但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应允Sans的邀请来到这个地方喝一杯的原因。他不喜欢那些他无法掌控的部分,也就自然会多花些精力在上面。

  Sans一不小心往他的薯条上倒多了些番茄酱却也没有在意,Herobrine端起酒杯浅抿了一口,享受着在寒冷的空气中高度酒的味道。Sans开口。

  “我懒得去问你对我兄弟的看法,那大概是不必要的毕竟你从未真正地去看待过他。”骷髅抬眼看看半闭着白眸的Herobrine,转而往嘴里塞了一根薯条,以一种打趣的语气接着说道。

  “你似乎并不在意这里的一切,伙计,你真的想回到地面吗?每个坠入地底的人类都向着皇宫前进,但是那些孩子们没有一个到达过结界的。而你,压根就没有这种打算吧。”

  Herobrine默许似的点点头,又饮了一口酒。或许是调酒师精心安排的缘故,这杯玛格丽特并非澄亮的黄,而是剔透的蓝。不过是品种的问题而已,Herobrine享受着口舌之间久违的辛辣。

  “对于所谓回到地面,我自然是没有什么想法的。不过对于这个封闭而早已规划好的世界,我倒是很乐意去打破。”

  时间静止。

  擦拭酒杯的布料静止在火焰的包裹中,饮醉者的酒嗝在喉咙间驻足,就连风也化为虚无,吹不动怪物身上的一丝皮毛。噼啪作响的火焰声戛然而止,墙角的点唱机也不复旋转。

  Herobrine冷眼看着两只眼眶中光点同时熄灭下来的Sans,自顾自地继续陈述。

  “你和那些被局限过多的怪物有着显著的不同,如果你不只是在临死的那一刻才能摆脱这闲得蛋疼的世界规则,那我算是找对人了。如何?”

  “人类,你看起来比我所猜测的知道得更多。或者我可以称呼你为‘Herobrine’——希望那不是什么让人骨恼的假名字。Heh,我想你不需要我过多解释这个世界是什么了。”

  Sans闭上一只眼眶,“我想我们可以暂时达成共识。”

  时间恢复,Sans把余下的薯条放在吧台上后起身,在几句无意义的闲扯之后离开了Grillbz。而Herobrine在饮完酒后则起身去寻找Flowey。

  毫无疑问,那家伙骗了他。所谓“雪镇过后的火海里”,实际上Herobrine压根没看到。离开雪镇之后是一片阴冷而潮湿的低矮洞穴,在照明都成问题的地方没有可能看得到所谓“岩浆流过的地下山谷”。

  信息量的不对等是现在Herobrine面临的最大问题,在这种恼人的情况下他没有十分的把握来做出最正确而恰当的判断。

  Herobrine有一种直觉,Flowey一定在某处跟着他,他不相信那朵金色的花会选择远离自己——至少会有怨念或是乐于去报复。从初见的一开始Herobrine就明白那朵花与这里太多单纯到单蠢的怪物大相径庭,甚至和那个Sans也不相同。

  他们的信息面必定不同,他们从目的到经历也没有可重叠的。Herobrine确信,既使那个欺骗了自己的Flowey接着说什么话,也不是能够信任的。但是不仅仅是为了获得更多的可靠信息。

  Herobrine只是想报复那个家伙。已经说过“欺骗的代价”,那么还义无反顾地犯下过错,那么被迫清算也是必不可免的了。

  而那个被Flowey说作是“Alphys”的人,也可以成为另一个突破口。

  这个世界到底是为什么而存在,自己又为何会被困在这里——Herobrine丝毫不怀疑这是Notch一手促成的结果。那么,Herobrine在行动,他难道是在坐以待毙吗。

不要问我谁付的钱【bu
ball ball你们评论好不好——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