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X双向无言

双向无言叫无言也OK,咸鱼写手,主混MC和UT,其余了解过一些的有FNAF、BATIM、DDLC、魔圆,全职,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划重点】,等——在入坑的边缘试探.jpg
催更什么的随意,我更新算你赢【buni】
企鹅号3528933599欢迎来扩列啊?

Dreams×你

在ooc的深渊中大鹏展翅.
是Dreamtale、Dreamswap和Darkness的Dream.
乙女向糖.以下.

Dream:

你仍在但心。

Dream自从昨天离开去拯救一个被Nightmare摧残的au之后就再没回来过,已经过去了至少二十四小时,你再无法放下心来。

你又一次朝着窗外望去,希望在视线中可以出现一个归来的身影,但是日渐下沉,余晖逐渐褪去,他仍是没有归来。

你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头的不安和担忧,试着再一次把目光投向面前的书本——但那无济于事,你依然放不下心中的那个人。

他的这种行为不会给恋人带来什么积极情绪,你带着些赌气的意味嘟囔着,目光却又不由自主地看向了窗外。天渐渐黑了,但是却仍没有那寸阳光来照亮你的内心。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在你都昏昏欲睡将要把头埋到书中时,几下清脆的敲门声将你唤醒。你知道一定是他回来了,三两步并作一步,没有多想便打开了门。

“真是抱歉啊……让你担心了。”门外,小梦想家用充满歉意的目光注视着你,一只手挠了挠后脑勺,有些尴尬地继续说道,“我并没有料到这次会拖这么久......因为在战斗的过程中进入了某个异时间流域,所以没能赶上晚饭可真是糟糕......”

你盯了他好一会儿,这哪是晚饭的问题,他说的晚饭已经是昨天的饭了,他似乎仍然没能确定时间。

你叹了口气,给了他一个拥抱,算是一个回应。他用力地拥抱了你,很高兴你不再追究此事。

你感觉得到他的骨骼仍有些颤抖,是之前战斗的脱力现在还没有恢复吗?你蹭了蹭他的头骨,骨骼温暖而坚硬,它的表面就像是一层打磨过的玉石一般纯净。

Dreamswap! Dream:

你朝着他瞪大了眼睛,他低下头正对上你的目光。

“想让我带你去飞一飞?——这个提议很不错。”

他舒展开羽翼,温暖的光将你笼罩在其中,你无需靠近就能感受到他的温度。他用手臂将你箍在怀中,积极情绪的能量替你挡住了高空的寒流。

既使带着两个人,飞行对他来说似乎也毫不费力。你们从高空俯视这座城市,明明暗暗的光斑就那样平铺在地面上,与一块块不同色泽的积木无异。

月亮已经出来了,但并不是很亮。与其相比,漫天的星空更让你侧目。再次低头时,你已经看不清下面是什么地方了,只能看到隐隐约约的深色纹路,他告诉你是一片山脉。

“我有时候会很乐意飞到高空,不是为了俯视,只是为了体会融入在风里的感受。”他突然在你的耳边发话了。因为他的原因,这些耳语无一例外地传入你的耳中,而不是被风吹散。

“这总是让我放松。”他轻叹了一口气,你决定不打断他的话。“至少我可以忘记某些烦人的公务——还有那些所谓的身居高位者。他们大多只有仪表堂堂,我却要整天与他们打交道。相信我,这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

“但这是我的责任,我的义务。你知道我的目标,正义是我的信仰,我会倾尽一切去达到它。终将是那样的。”

你觉得他的话里有些什么你无法理解的东西,但是你决定不去提问打断,只是静静地缩在他的怀里,听那些从热血重复到平淡的陈词滥调。你不得不说,伸张正义这种事情是否现实,是要看人的。

“我想那是我终极一生的目的了,但是......”

他顿了顿,你察觉到风声几乎停止了,周围仍是一片黑暗,你甚至难以分辨你们的高度,但你猜你们并没有继续向前飞行了。

“我找到了另一个值得我耗费一生的目标。”你听出他的声音中带着些愉悦。

“你,你...愿意嫁给我吗?作为能够陪我走完全程的另一半?”

Darkness! Dream:

你第二次见到他,是在Nightmare的城堡里。你当然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你觉得他就像生活中的小太阳,总是散发着光和热,活力充沛而永不疲倦。你是这么描述他的。但是,他现在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你确信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你已一见钟情。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你决定去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只感觉他从太阳熄灭成了一轮新月,光芒黯淡了,苍白而浑浊,就像深夜给你的感觉。

你悄悄溜进了Nightmare的城堡,从身后拍拍他的肩。他转过身,用一种平淡的语调陈述他的绝望。

自此,你便经常来找他。你总是会和他谈一些新东西,他很少离开那座城堡,但是你却常常自由进出于其中。你总会在说完之后给他一个拥抱,然后离开。

你察觉到他每次都会因你而心情好起来,但是下一次见面时他又陷入了沉郁之中。你曾问过他为什么,但他并没有回答的打算,你索性就不再追问下去。

好景不长,你在一次偷溜进来的时候被Nightmare发现了,噩梦因你那时的惊恐和战栗而满足,只是多看了你几眼,没说什么就把你扔进了地牢。

你蜷缩在牢笼一角,垂着眼帘观察面前的铁栏杆。一双脚在你的牢笼前停下了,你顺着它向上看去,发现驻足在此的人就是他。他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手上还端着一盒饭菜。

他勉强地向你露出一个笑容,通过铁栏杆的间隙把食物送进来,一边低声地向你解释道:“这里对于囚犯的伙食并不好,甚至有时候并没有人来送饭。所以...这是我为你做的午饭,趁现在先吃了吧?”

你正准备接受他的好意享用这份来之不易的饭菜,他左右望望,见周围没有狱卒守卫便送了一口气。他蹲坐在地上,视线与你齐平,指骨从铁栏杆的缝隙中伸过来,和你的手紧紧相握。

他向你许下诺言。

“听着,我一定...会尽量说服我的兄弟,让你离开这个监狱。我保证,好吗?”

你亲吻上他的手背,算作是肯定和信赖的答复。

评论(7)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