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X双向无言

双向无言叫无言也OK,咸鱼写手,主混MC和UT,其余了解过一些的有FNAF、BATIM、DDLC、魔圆,全职,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划重点】,等——在入坑的边缘试探.jpg
催更什么的随意,我更新算你赢【buni】
企鹅号3528933599欢迎来扩列啊?

【SFS无差】硝烟

sfs无差,种族主义南孚,欺骗者猹,光荣殉职衫,屠杀向

长廊的灰尘未能遮蔽朝霞的光,微光透过落地窗搅起一阵浮尘。脚步声由远及近,阴影中的人类手拿尖锐刀具,一步步走入了明亮的区域内,与他对面的怪物面对面地交谈。

在“直入正题”后,Frisk熟练地躲开了了最初的几波攻击。当他有些气喘吁吁地用手肘支撑着自己的时候,到了他的回合。他毫不犹豫地从背包中取出雪块,扔入嘴中后嚼了几下变混合着雪水与冰渣将其咽下。

这让他的喉咙有些不适,冻得有些发痛甚至是有些失去知觉地发麻,他没有管那么多,翻身站了起来。

金瞳中满是战意,Frisk紧盯着Sans的每一步动作,无论是按部就班地念叨说过不知多少遍的话,还是在下一次攻击的准备的起手式,或是骨骼表面不断向下滴落的液体。

这是一场双方都全力以赴的战役,Frisk没有作过多的言语,只是以最佳的状态和毫无差错的躲避来展现自己的诚意与尊重。相较之下反倒是Sans话多一些,但是与他对战的Frisk比任何人都知道这个骷髅头每一次攻击的力道可怕。

“用尽你的全力!Sans,你已经是地下怪物的最后一道护栏了。”Frisk面对早已熟悉的攻击方式自然是游刃有余地漫步于骨潮之上,虽知道攻击无法落到实处却依旧用刀尖对准了对方双目之间。

『Frisk,他要是死了,我会帮你毁灭全部的怪物。』跟随在Frisk身侧的幽魂在他愈发占据上风时不禁出声提醒道,『我说到做到,他是你的最后一个威胁。而你必能打败他!Frisk,我会帮你达到的。』

Frisk听罢,没有作过多的反应,而是一如往常地躲闪着敌方的攻击,这让被忽视的Chara异常恼火。但是为了他的目标,同时为了不影响Frisk的心绪,Chara还是选择了沉默。

正手握匕一个横斩将迎面而来的一根骨头拦腰劈断后,Frisk有些体力不支地半跪在地上。他一只手掌撑着地面,另一只手在背包里胡乱摸索着,然后一把握住还未拆开的方便面,将其拽了出来。

而他的对面,Sans,也在凝视着Frisk。不管怎么说,这个人类小孩的行为都不可预测,在对方的回合自然更是要谨慎万分——虽然这次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物品栏中的食物。

“Kid...”Sans终于主动地踏出了往常的话语圈,“你为什么要做?只是为了那可悲的好胜心?还是那卑劣的好奇心?”

出乎他意料地,Frisk竟然回话了。他站直了身子,半低着头睨视着站在他对面的Sans,淡然开口。“怪物,本就该死。”

“在战争中苟活的垃圾,也有资格做我的对手?——哦,你和那个鱼人大概可以排除在外,但你们依旧是自不量力,妄图终止我的屠戮只有一个下场。”

Frisk侧身躲过一根如飞来横祸的骨头,一脸轻佻地看向战场的另外一骨。

“Sans,用你那空荡荡的脑袋想想,这就是战争的延续。而我们现在所进行的,就是人类和怪...”

“闭嘴,孩子,你应该先学会礼貌。”Sans毫不犹豫地打断了Frisk的话,随声而来的是一连串的Gaster Blaster所发射的激光。仁慈的回话已经失去了它所原本含有的意义,Sans也不再留手,转而全力以赴地应战。

“礼貌?你们没有资格和我说这些。”Frisk踏上地面的裂痕,在骨头窜出地面的前一秒一个前滚翻与对手的攻击擦肩而过。他自诩为人类方的战士,在自己的回合当然是毫不留情地攻了过去。

自右上到左下的一刀斜斩被Sans向后的一段空间迁跃完美地闪避开,Frisk在攻击的过程中仍不忘絮絮叨叨。

“我的所有行为都是为了人类的最终胜利——作为一名光荣的战士,我会让值得尊重的对手死个明白。Papyrus、Undyne和Mettaton,他们在死前都听过...”

“你少说了Hotland的两位皇家守卫。”

Sans又一次打断了对方,但是Frisk毫无恼怒的迹象,只是自顾自地陈述。

“你居然也看着?对,的确有他们。我告诉了他们怪物必死的结局和我的动机...噢,还有一点我不得不提。站在挑战者的位置上,我敬重那位鱼女士。她是一名英雄。”

Frisk睁开的双目看着手中的刀,停顿了几秒才继续接下来的话。这次的停顿给双方都带来了一些休息时间。

“而你不是,Sans。你充其量也就是个尽职的士兵——你没有她的责任心。就算你能看到时间线的跳跃又怎么样?——你应该发现了一个规律。”

Frisk抬手用袖口擦去额间滑落的汗水,气喘吁吁地从背包中拿出一块派,来不及品味它的美味就将其整个塞入嘴中。入口的奶油糖肉桂派化为一股暖流,迅速地治愈了他的伤势并为他恢复了相当可观的体力。

“对于每一个怪物,我只会将真相念一遍,就是在它彻底化作灰尘消散之前。”

“你的意思是,你觉得你已经胜券在握了?孩子...你太狂妄。”

随着骷髅怪物的发话,Gaster Blaster开始以一种更加快速的频率出现在Frisk的身边——它们围成了一道园,Frisk不得不随时保持高速的小范围曲线运动才能保证不被高温的激光烧成焦炭。

重力魔法在将他提起来的时候,Frisk干呕了一声。片刻后他重新适应了这种困难。他最后降至地面上时已经不再有力气吐得出字。

...

回合制的最后一招。

“属于你的回合将不再到来。”随着Sans的一声宣告,Frisk似是脱力一般半跪在审判长廊几近破碎的地板上。他努力抬起头直视眼前的骷髅,却咳出一口血。

周身的剧痛昭示着他内脏和皮肉的破碎,他当然清楚自己这样是持续不了多久——就会因过重的伤势和内出血而死去。但是情况还没有那么遭,Frisk在努力地调动大脑来思考,他还有剩下的那点力气。

他蓦地看见了眼前的幽灵,Chara。长久以来跟随他在地底周旋的亡魂此时弯腰向他伸出一只手。Frisk看到那只手拂过自己的脸颊,却只能感受到一阵清风掠过。

『我的搭档,接下来的事情不劳你费心。』Chara的话直接从他的脑海深处传来,与此同时,Frisk感到身体一麻,便再无力掌控身躯。『作为承诺的兑现,我将助你杀死地下最后一只有威胁的怪物。你是否接受?』

“当然,这是我一直以来所追寻的目标。”

随着精神上的应允,Chara得到了那局濒死身体的控制权。

Sans和Frisk的战斗,回合只在他们之间。而Chara——一个与战斗毫无关联的人类灵魂——没有任何被这个世界所阻止的理由。

对面那骷髅半阖着眼,似是步入沉睡。“Frisk”猛然跃起,手握银光闪烁刀具自上而下劈砍,动作之激烈带动风声随至。

Sans在刀具迎面斩下前还是一副站着睡着的困倦模样,却在“Frisk”动作后侧身一闪,脚跟一滑便躲过了油尽灯枯之躯临死前的扑击。

“你难道认为我...”

他刚刚开口,却没想到“回合制”的世界中,刚刚暴起攻击过的“Frisk”竟然回手就是一刀。原本攻击后因劈空和糟糕的身体状况在原地打了个踉跄的“Frisk”借着转身的机会,将还没来得及远离的Sans打了个正着。

刀痕自右肩到左腰,LOVE的级别带来的攻击让这个血量和防御都聊胜于无的骷髅顿时陷入濒死。

血?还是别的什么东西?鲜红的液体顺着破损的衣料边角流下,在烟尘弥漫的区域内蒙上一层红晕。

Chara的灵魂离开了Frisk的身体,Frisk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他单手撑地,双脚颤颤巍巍却还是站了起来。缓步走到跪坐在地的骷髅怪物面前,沾满自身鲜血的双手似是怜惜地捧着骷髅的下颚。

四目相对,漆黑眼眶中越发黯淡的光点发出的微弱光芒就连他自身散落的灰尘都穿不透,但是人类还是凝视着逐渐失去生机的骷髅,唇齿微动。

.
“你是一个合格的战士,我承认。”

.
指尖的血液顺着手腕流下,和怪物崩碎的身躯化作的灰尘混合在一起,纯粹的红色被灰白染的浑浊,最后落入破碎的地板缝隙,浸入地底的泥土。

.
“所以,死亡必是你的归宿。”

.
怪物无力言语,逐渐闭阖的双目昭示着死亡的步步迫近。人类也闭上了眼,仔细地感知着掌心还余有温热的骨骼,灰尘嵌入伤口,他却无动于衷,只是一字一句地低语。

.
“安息吧。”

.
骨骼崩碎,灰尘将人类的身影笼罩。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