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X双向无言

双向无言叫无言也OK,咸鱼写手,主混MC和UT,其余了解过一些的有FNAF、BATIM、DDLC、魔圆,全职,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划重点】,等——在入坑的边缘试探.jpg
催更什么的随意,我更新算你赢【buni】
企鹅号3528933599欢迎来扩列啊?

双Boss-神经衰弱

出场人物

Ink.dsDream.dtNightmare.Chronicle.

涉及au

____!tale,Dreamtale,Dreamswap,Chronicletale

ooc有,cp向为石油鸡翅,因为没有原Dream和dsnm的出现,文中称梦总为Dream,石油为Nightmare,灵感和游戏规则借鉴均来源于三天两觉所著的《惊悚乐园》【真怀疑自己驾不驾驭得了这种游戏】

.

“现在,我先确认一下。参与这次游戏的,是来自Dreamswap的Dream先生和来自Dreamtale的Nightmare先生,共两人,对吧?”

身着礼服的Chronicle站在一间巨大的书屋中,书架伴随着螺旋梯的上升一直顶到天花板,繁密的书籍排满了书架却显得有条不紊,墨香、纸页的气息和木质的清香充斥在这里,和谐而自然。

右眼被墨纹覆盖的骷髅理了理披风的衣带和略有些褶皱的兜帽,他一只手下垂时握住一本封皮为牛皮纸粽的书本,另一只手拿着一只黑白相见的羽毛笔,随时准备记录。

站在游戏主持者Chronicle身边的是这场游戏的执行者,Ink。作为au守护者的他来维护这次游戏的公平,毫无疑问是再恰当不过了。他在此之前就修改了自己的部分纹身(多元宇宙核心编码),让这次游戏的规则和结果能够直接归入宇宙的秩序之中。

Dream宽大的羽翼平和地垂在身后,他的身前有一张长桌,站在他对面的是Nightmare。骷髅有些液态的身体表面不断流动着,他背后的四根触手不似对面那位的平静反倒是显得有些急躁地骚动着。

“是的。”神明颔首回答。

“是的。”梦魇有些不耐。

Chronicle面带温和的微笑,他的视线在两位游戏者的身上扫视了一遍,将手上拿着的书放到面前类似于法官审理案件的书桌上,微垂双眸将书翻至空白的一页,再次开口。

“我,Chronicle宣布,Dream和Nightmare的游戏,用双方的身份、能力、自由、思想等全部作为对等赌注,玩一场三局两胜制的‘精神衰弱’,是否有异议?”

“没有。”台下两骨互相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出这句话,目光又转向Chronicle。

“那么,现在宣读规定。”

“‘神经衰弱’,是一种考验记忆和策略的纸牌游戏。这场游戏中,翻牌者一次可翻三张牌,如果这三张被翻开的牌正面图像一致,翻牌者便可将这三张牌收入手中,并获得再翻三张的权利;反之,如果翻开的三张牌正面图像不同,那翻牌者就得将其盖上,将翻牌权易手。”

这次游戏的卡牌为特制卡牌,全部出自Ink之手。背面是统一的苹果树形象,树上的果子大半隐没于枝叶之中,显露出的部分有一半的苹果为金色,而另一半为黑色。

而卡牌的正面则是印有各种au的标志性物品或是标志性人物,共计32个au,相同au卡牌的正面图像是一致的,共计96张卡牌。在au卡牌之外,还有4张画着破碎红色决心的卡牌和两张完整红色决心图像的卡牌。

“每张au卡牌为一分。当有25个au被揭晓后,摸出两张决心卡牌即可结束游戏并加上十分,或是在揭晓31个au后直接结束游戏计分。在一局中摸出三张破碎决心图像卡牌,即视为游戏失败。游戏中如有作弊行为,被发现直接判为游戏失败。”

“都清楚吗?”

记录员的声音清晰而响亮,他快速地念着游戏规则——虽然这从某个角度来说稍有些复杂。

Dream和Nightmare似是默认般点点头。

Ink拿着一沓卡牌,朝着两人之间的长桌一扔,卡牌整整齐齐地排列成了3*34的矩阵,全部都是背面向上,苹果树的树根全部向着主持的Chronicle。

“游戏开始。”

tbc.

评论(19)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