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X双向无言

双向无言叫无言也OK,咸鱼写手,主混MC和UT,其余了解过一些的有FNAF、BATIM、DDLC、魔圆,全职,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划重点】,等——在入坑的边缘试探.jpg
催更什么的随意,我更新算你赢【buni】
企鹅号3528933599欢迎来扩列啊?

双Boss-神经衰弱【2】

双Boss-神经衰弱【2】
出场人物
Ink.dsDream.dtNightmare.Chronicle.
涉及au
____!tale,Dreamtale,Dreamswap,Chronicletale, 
客串au
Outertale,Xtale,Underswap,Dancetale,Heventale
ooc有,cp向为石油鸡翅,因为没有原Dream和dsnm的出现,文中称梦总为Dream,石油为Nightmare,灵感和游戏规则借鉴均来源于三天两觉所著的《惊悚乐园》

.

“游戏开始。”

“谁先攻?”Nightmare低头注视着眼前实木桌面上的102张牌。牌的背面似乎是特别地在隐喻什么东西,也或许只是Ink的一个玩笑?——那不重要。Nightmare莹蓝色目光逐渐移向对面。

Dream双手抱臂看着他,脸上带着一丝微笑俯视着Nightmare。“礼让我亲爱的哥哥——你先攻吧。”

毫无疑问,在这种特制的“神经衰弱”规则中,先后攻的意义不大,先攻者在第一轮中翻出三张相同的卡牌可能性要记到零的小数点后六位,而后攻者在得到三张卡牌图像的信息之后,得分的几率也不超过百分之一。

但是Dream不可能放弃这点微乎其微的优势——既使它看上去毫无用处。看似谦和的礼让实际上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Nightmare当然清楚这一点,他对Dream的作为嗤之以鼻。

“Dream也爱占这些蝇头小利?”他虽是这么说着,身后的触手就已经开始行动了。其中一根不断舞动的触手向前伸展,就近挑选了一张卡牌。第一张,破碎的决心。

好吧,不知是第一轮的得分几率过低还是幸运之神根本没空眷顾他,Nightmare自嘲地笑笑后毫不犹豫地在第一张卡牌的旁边翻开了第二张卡牌。那是一张画着星空背景和小行星带的卡牌。

Nightmare看向卡牌左下角的字母——Outertale。

他翻开第三张卡牌,主要是一片空白,正中央有一个身着黑白服饰的骷髅捧着一个金色的挂坠盒,他的身边用半透明的色调画出一个白发的小男孩,背景隐隐约约可见一对巨手在掌握这些东西。Nightmare不用看左下角就知道,是Xtale。

看完之后,三张牌又扣回桌面上。翻牌权易手,接下来就是后攻的Dream翻牌。

神明的口中还在默念着刚刚三张牌的名称和位置,他没有理会Nightmare不耐烦的眼神,静待了二十余秒才伸手去翻离他最近的卡牌。

三张卡牌分别是Underswap、Dancetale和Heventale。

Dream盖上卡牌,抬头正对上Nightmare挑衅的目光。两人的目光又一次交锋,可惜这并不能影响游戏的进程——甚至还会给他们带来记忆的困扰。

“该你了。”

掷地有声,作为挑衅的答复。

...

已经是第十八次易主翻牌权了,现在两方的比分也才堪堪达到三比三的水准。Nightmare也许是好不容易走运了一次,在Xtale的两张卡牌皆被揭晓后居然在翻出第24张新牌时又一次翻到了Xtale。

可惜,在这三分到手之后的下一轮,Dream凭着意外的好运连翻到两张Underswap,再加上第一轮中已经揭示的卡牌,他也成功追回了比分。

在Dream长舒了一口气的同时,Nightmare一脸不爽地看向对方。好吧,运气就是这么不公平。

Chronicle以他看到的Nightmare背后地板上被一根触手用蛮力刮拉出的痕迹为证,与那边那位一脸平静到一脸便秘地Dream先生相比,Nightmare作为游戏者的素质可能还需要一些提升。

“...该我。”Nightmare沉吟了一会儿,扫视了一遍有些残缺的牌面——他努力将回忆中有些模糊的au名——图像相较之下太过难记——与眼前剩下的卡牌一一对应,却再次出现了记不清的现象。

Oh shit.他在心里暗自咒骂了一句,看起来这局的翻牌机会又得放在巩固那该死的记忆上了。

评论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