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X双向无言

双向无言叫无言也OK,咸鱼写手,主混MC和UT,其余了解过一些的有FNAF、BATIM、DDLC、魔圆,全职,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划重点】,等——在入坑的边缘试探.jpg
催更什么的随意,我更新算你赢【buni】
企鹅号3528933599欢迎来扩列啊?

双Boss-神经衰弱【3】

  双Boss-神经衰弱【3】

  出场人物

  Ink.dsDream.dtNightmare.Chronicle.

  涉及au

  ____!tale,Dreamtale,Dreamswap,Chronicletale, 

  客串au

  Outertale,Xtale,Underswap,Dancetale,Heventale, Core!Frisk, Underfell

  ooc有,cp向为石油鸡翅,因为没有原Dream和dsnm的出现,文中称梦总为Dream,石油为Nightmare,灵感和游戏规则借鉴均来源于三天两觉所著的《惊悚乐园》

  

  

  Chronicle偏头看向了在一旁发着楞的Ink。虽身份、外貌和声音有些许相似之处,他们的差距还是比较大的。Ink的记忆力不怎么好,而Chronicle在未陷入睡眠的时候的记忆力可堪称过目不忘。

  他抬手抚过自己的右眼眶,骨骼上的花纹形象在多数时候成为了除服装之外他和Ink最显著的差别。或许au和au之间的差别也就只有这么点——只是表层地形象而已,再深究的话...

  那不会很重要的。他放下手,再次把注意力投向正在进行游戏的两位身上。在思索的过程中,Chronicle也没忘了自己的裁判工作。两位参与者的一举一动和他们所翻开的每一张卡牌都历历在目,略有闲暇时他也会为两位的行动做一些预测之类的。

  时间过得很快。

  的确很快,在Ink的印象中,两位游戏者才互相交换了几次翻牌权而已——他没有去记这个“几次”到底指的是多少,或许是健忘症又犯了的缘故。他耸耸肩,一只手捧起围巾多看了一眼。事实上,他并没有为这次游戏做什么实际性的记录,自然也找不出多少可看的东西出来。

  Dream攥紧了手中一沓共24张的成套au卡牌——一共二十四分,而对方手中却还只有18张卡牌。如果不是连赢两次这种小概率事件发生...不,这很有可能。

  神明的羽翼下意识地轻轻摆动着,掀起的小股微风带着阳光的气味在图书馆中流淌。反倒是Nightmare那边,若有若无的压抑只是靠近就会袭来,焦躁和不安与和谐的氛围无声地交锋。

  Chronicle记下的一个不落。目前桌上的局势很明显了,共102张牌,现在有42张,即14套被全部翻出,其余还有7套牌是两张皆明的,其余8套牌只有一张被翻出,还剩下三套牌没有一张出现。一张决心已明,三张破碎决心也被翻出来了。

  这些数据光是看着就不容易分析,更别说是正在对峙的Nightmare和Dream两人——他们的记忆力达不到如Chronicle那样过目不忘,能够记住全部卡牌的三分之二都已经是全力以赴的结果了。

  Dream的目标很明显了,在Nightmare未能追上比分的过程中找出那三十四张未知牌之中的一张决心牌,获得十分的额外得分并结束第一局游戏。或是翻出余下三套牌中的两套来达成揭晓三十一个au的目标,从而以之前6分的优势赢下第一局游戏。

  如果可能,还要在翻找未知卡牌的同时凑集尽可能多的au,这样才能把握好分数的优势来巩固获胜者的地位。他深吸了一口气,结束了脑内的预演。

  为了保持记忆,Nightmare和Dream不约而同地使用了按规律翻牌的方法。这可以勉强提高一些记忆的可靠性和稳定性,但是也免除不了相邻卡牌记忆混乱的因素。

  Dream朝着长桌尽头走了两步,将手放到一张还未被翻开的一张卡牌上。翻开,卡牌上绘着的是一个灰色的眼神空洞的小孩。漆黑的眼睛没有瞳孔,目无焦距地扒拉着卡牌的边框。或许是绘者的恶趣味吧,孩子的手指紧紧地扣住了画面中的边框,似是有一种想要“出来”的欲望。这是一个新揭示的au。

  “Core! Frisk。”他念出卡牌角落中的字,摊开牌面平放在桌面上,在这张图的旁边又翻开了一张牌。

  深红色的天幕下是与之色调相差甚远的暗绿松树林,积雪似是常年不散一般盘踞在松针上,地面上除了一条主道之外没有更多地方可以看得见红褐色的泥土,不远处的房屋只露了些房顶和屋檐,绘画者的手艺精湛到只是看着这般景象就似乎闻得见铁锈的气味。

  “Underfell.”

  Nightmare替Dream先行说出了这个au的名字。毕竟隔得不远,倒着看字对他来说也没有多少难度。

  Dream又翻开一张牌,他的呼吸顿时一滞。

  一颗代表着Determination的红色心形平稳地悬浮在图片中央,第二张决心的卡牌被发现了。

  翻牌权易手。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