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X双向无言

双向无言叫无言也OK,咸鱼写手,主混MC和UT,其余了解过一些的有FNAF、BATIM、DDLC、魔圆,全职,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划重点】,等——在入坑的边缘试探.jpg
催更什么的随意,我更新算你赢【buni】
企鹅号3528933599欢迎来扩列啊?

双Boss-神经衰弱

  出场人物

  Ink.dsDream.dtNightmare.Chronicle.

  涉及au

  ____!tale,Dreamtale,Dreamswap,Chronicletale, 

  客串au

  Outertale,Xtale,Underswap,Dancetale,Heventale, Core!Frisk, Underfell

  ooc有,cp向为石油鸡翅,因为没有原Dream和dsnm的出现,文中称梦总为Dream,石油为Nightmare,灵感和游戏规则借鉴均来源于三天两觉所著的《惊悚乐园》

  

  

  翻牌权易手。

  细密的冷汗在Dream的颅骨上出现,遂被神明刻意蒸发殆尽直至毫无痕迹。他冷着一张脸把三张牌盖上,目光在决心的那张卡牌上停顿了几秒后移向另一边站着的Nightmare。

  梦魇此刻笑意浓重,他咧着嘴角似是在嘲讽着为对手铺上胜利之路最后一块砖的Dream,挑着眉骨打量着动作出现些许僵硬的神明大人。

  Dream心中可谓是五味杂陈,两张决心牌皆明的情况下对方随时可以结束这局游戏,之前那六分的少许优势即刻要被对方的十分追上甚至是赶超。他长吸一口气,三局两胜制,他仍有翻盘的机会。

  虽是如此,这般的出师不利还是让他深受打击。相较于Nightmare此刻不知可否称得上是正面情绪的幸灾乐祸相比,Dream作为正面情绪的化身反倒是多了些受挫的沉郁意味。

  不出所料,Nightmare的触手在Dream的指骨离开牌面后随即赶到,翻开的第一张牌便是方才揭明的决心卡。

  而另一边,待Ink和Dream的视线都转移过去之后,一根触手就托着一张翻开的决心牌立在那里。恰是此时,Chronicle的声音响起。

  “第一局,Nightmare先生获胜。下一局的开始将在十分钟之后,两位还请和我一起去隔壁喝一盏茶吧。。”

  话音刚落,Ink便走到桌前开始了收牌洗牌的工作。两位游戏者自然是不能全程观摩洗牌过程的,他们跟随Chronicle在书架间走了一小段距离后,来到了一间会客室。

  Dream先一步走了进去,端起桌上一杯正温热的祁门红茶,在桌边的沙发上坐下,轻抿一口,感受茶水在口中散发出的醇香,心情随之缓和了许多。Nightmare紧随其后。

  “你的运气可真差啊,Dream。我都在思考应不应该在之后放点水让你捡一点那破碎得淋漓尽致的自信心了。”

  Nightmare坐在沙发的另一侧,眼看着Chronicle在另一张沙发上靠着躺椅陷入了浅眠,将茶水饮尽后开口便是阴阳怪气的嘲讽。

  “用不着你Nightmare的假惺惺,你说谎之前应该把抖触手的习惯改改。三局两胜,就算你的头骨中挤满了堪比淤泥一样的恶心玩意儿也别妄想着靠对手的不幸一锤定音。”

  回应Nightmare的是Dream毫不犹豫的反击和杯子破碎的声音。瓷片摩擦的“刺啦”声差点惊醒了抱着书睡着的Chronicle。

  Dream将手中的瓷片扔进垃圾桶,将剩下的名贵茶水直接以高温蒸发掉,然后甩甩手抛弃已经完全干燥的茶叶。Nightmare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斜眼看着对手便秘一般的表情。

  空气突然陷入了寂静,Nightmare显然没有接话的打算,而Dream也没有以聊天的方法度过这十分钟的想法,只是半阖着眼,在脑子里回忆刚刚的那局游戏。

  不管怎么说,“神经衰弱”这个游戏的确需要一定的运气成分。他并没有在决策上有所失误,记忆力也与对手不相仲伯。Dream有些恼火地皱了皱眉,决定起身再去倒一杯茶。

  时间在这间会客室中因两人有些尴尬的气氛慢悠悠地流走,同时,Ink在准备好卡牌之后也来到了会客室。在叫醒Chronicle之后,四名骷髅回到了图书馆的大厅。

  Dream凝视着眼前排列整齐的卡牌,蓦地开口。

  “只要作弊不被发现,就不会被判负。对吗?”

  Chronicle将纸笔放好后抬起头来,微笑着回答神明的发问。

  “这是当然,Dream先生。”

ball ball你们给个评论xxx

评论(1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