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X双向无言

双向无言叫无言也OK,咸鱼写手,主混MC和UT,其余了解过一些的有FNAF、BATIM、DDLC、魔圆,全职,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划重点】,等——在入坑的边缘试探.jpg
催更什么的随意,我更新算你赢【buni】
企鹅号3528933599欢迎来扩列啊?

点文福猹-天堂背后

福猹皆女,猹旁白论,ooc有
以前没写过人类组【.】而且是半夜三更产物所以有些低质请抱歉 @黑川幽梦
要求没说多清楚,我就当是这两个人物放在一起搞事了/手动滑稽
以下
  
  “你又拿了一颗糖。”
  “真恶心……”
  透明的魂在女孩的头顶飘荡,女孩却丝毫不在意鄙夷的话语,只是再拿了一颗怪物糖果。她似乎闭着眼,对一切都不管不问。
  Frisk深陷自己的世界,对其它的一切都充耳不闻。Chara的微笑早就凝固,甚至因此改变了她的性格。
  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游戏,一场美梦。而Frisk,在走到了它们的天堂后,决定换一条路。
  在那条时间线,最后一次听到熟悉熟悉的嗓音后,她毫不留恋地选择了真正的重置,回到了最初。她认为自己没有过去,人生只为了这一天的经历。
  若真如此,那边没有必要去隐瞒了,只用在这一天里去放纵,去体验真正想要的东西。是的,Frisk选择了屠杀。
  Chara一直在那里,作为一名旁观者,无法干涉,唯一可以体现她存在的就是那一遍遍重复的枯燥乏味的话语。她不会对这一切不耐烦,只是看着Frisk走着自己的路,带给所有人自由。
  除了她的老朋友Asriel,也就是Flowey。只是一个魂,是否到地面已经不重要了。
  Chara随意地向Frisk告了别,回到了那片花圃。但是,Frisk重置了。又一次的重置是真正的重置,把一切都洗清了。
  但这与过去有什么不同呢?Frisk依然整日在地底游荡,只不过这一次在她的背后有一堆又一堆的灰尘。
  “决心。”Chara一字一顿地念出这个词,Frisk停顿了两秒,随即向着金色的审判厅堂踏步走去。
  快结束了,一切都快要结束了。Frisk这样默念着,单手举着原是属于身边灵魂的真刀,刀尖直指面前的骷髅。
  那骷髅说,她做这一切只是因为她能做到。开什么玩笑?这个骷髅自以为很了解她?没有目的,哪来的决心去达成现在的这一切?
  Chara就在审判殿堂的上空看着下面两者的战斗,或者说,Frisk的单方受虐。一次又一次,决心又一次展现了它的潜力。
  最后,Sans放弃了攻击,只是与Frisk僵持着,把这个世界的规则作为武器,来阻止这个充满决心的存在走到她的最后一步。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Chara补上了最后一刀,随着Sans的离去,她们的前路无人可挡。
  Frisk知道她自己在做什么,为什么这样做。但是Chara不是。仅余最后的魂,Chara已经彻底沉溺在LOVE给予的充实中了。
  最后,最后!
  Frisk的步伐依然不急不慢,向着王座走去。又是故人挡在眼前,但是这次,Frisk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动作,手中的刀就已经挥舞了出去。
  Chara回来了。曾经的决心回来了,并且毫不犹豫地将过去的好友斩为灰烬。她窃取了这个世界极端的力量,在厌烦这个世界之后,只需要——抹除它。
  “等等。Chara。”
  一直沉默的屠杀者发言了,她向Chara靠近了一步,却收到了Chara鄙夷的眼神。
  “怎么?后悔你的所作所为了?”
  漆黑覆盖视线中的一切,除了眼前这个依旧保持着诡异微笑的“人类”。Frisk轻轻摇了摇头,在这时候却笑了出来。
  “不。我只是在想……如果,你能爱上一个人,是否就可以重新爱上这个世界?”
  “Chara,我从很早就知道你的存在了。在无数次的尝试之后,我找出了你的名字,几乎找到了真相。我听着你对我说的每一句话,你的每一个字,你一直看着我,但是我却看不到你。”
  “我想见见你,所以,我做了这一切。”
  Frisk说着话,但是始终没有睁开眼。短发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摆动,蓝粉相见的条纹衫上灰尘还未拭净,金色的心形挂坠还搭在胸前。
  就像是一切都是在情理之中的,Chara没有任何反驳的理由。
  “是这样吗?”Chara还在笑。她向Frisk张开了怀抱,Frisk走了过去。这一次,Chara没有抗拒。
  下一秒,Frisk死去。
  ……
  “或许我会爱上一个人,但是绝对不是你。”
  金色的花圃,接住了一个身穿黄绿相见条纹衫的小孩。一只羊形的怪物向她走近。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