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X双向无言

双向无言叫无言也OK,咸鱼写手,主混MC和UT,其余了解过一些的有FNAF、BATIM、DDLC、魔圆,全职,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划重点】,等——在入坑的边缘试探.jpg
催更什么的随意,我更新算你赢【buni】
企鹅号3528933599欢迎来扩列啊?

若神无神-2

前文在主页

  一个看起来很温和的羊形怪物出现在Herobrine的眼前。至少是现在,Herobrine对于称呼他们为怪物还是有些许抵触的。至少是在他眼里,怪物是他一手制造出的孩子和站在同一战线的战友与属下。而在这个世界中,怪物是与他完全不相干的一种种族。

  还真是让人不爽。Herobrine甚至起了一种把这里的怪物都杀掉的念头。原因不过是这里的怪物与他心中所想不符。

  再加上刚才Flowey充满敌意的诱导,Herobrine对此处的印象更加糟糕了。羊形生物走到Herobrine面前,瞟了一眼被打飞的Flowey,语气中带着些许不满和无奈。

  “真是个残忍的家伙,居然折磨一个弱小无助的孩子……啊,不要害怕,孩子。我是Toriel,Ruins的管理者。我每天都会来这个地方看有没有人坠落。在你之前已经很久没有人类来到过这里了。来吧,让我带你穿过这片地下墓地。”

  Herobrine没有去争辩所谓的“坠落之人”,他在听着Toriel说话的时候联想到了一些东西。就像是熟悉代码。根据原先编订好的程序运行,说出那样的话。

  Herobrine有这种感觉,在某一瞬间好像看到了牵动刚才那两个人物的线。他很确定自己身上并没有那种线,至少是现在。

  Toriel在说完后便退出了战斗界面,周围的深色中同一时间恢复,Herobrine反应了一会儿,雪白的眸子微眯着,跟上了Toriel的脚步。

  穿过一道门。Ruins就像是废墟,这里深紫色的古朴建筑比比皆是,墙壁有些漆已经脱落,柱子和墙壁上雕刻的纹路也被磨花。

  路上有些地方栽种有花,Herobrine没有去细看那些花,跟着Toriel的步伐迈上了台阶,走入了第二个门。

  接下来的那个房间似乎有机关——地板上有几个按钮,墙上有一块石板,闭合大门的右边还有一个拉杆。

  “欢迎来到你的新家,单纯的孩子。”

  孩子?Herobrine皱了皱眉。他长得像孩子吗?既使神明身躯不老,也绝不能把它和小孩相提并论。他有些不满地说道:“Toriel女士,我认为你不应该称呼我为孩子。”

  Toriel并没有立刻回话,她站在那里呆立了约有一秒多的时间。Herobrine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虽然时间很短,与反应时间无异。但是那一瞬间的呆愣就能体现出很多东西。

  “哦……也许我应该改口称您为先生。那好吧,这位先生,要不要自己试试来解决这个迷题呢?”Toriel侧身,Herobrine应声走上前去,端详了一会儿石板。

  ——只有无畏的人才能前进。勇敢的人,愚蠢的人,都不走中间的路。

  不走中间的路?这大概就是关键了。按钮一共六个,分成三列,中间的一列的地砖是浅色的。看来答案已经很明显了?Herobrine踏下外层四个按钮,拉下拉杆拉杆后一声轰鸣,门开了。

  即使是神居怕也没有这么多机关吧?还是难度这么低的。Herobrine没有过多的表情,Toriel一脸温和地看着他。

  “我真为你感到骄傲,我的孩——我是说先生。遗迹里到处都是迷题,古人把消遣和开门结合在一起。只有解开迷题才能进入下一个房间。请适应这些迷题的出现。”

  这种迷题也只能拿来当作消遣了。Herobrine心不在焉地跟着Toriel向前走,轻而易举地解出了答案早已被标记好的迷题。

  下一个房间,只摆放着一个人偶。Toriel站在Herobrine身边,深紫色的长袍并未拖在地上。羊形怪物身上有那么多的毛发,应该已经足够保暖。再加上这身厚重的长袍真的不会热吗?

  “因为你是人类,在地下生活可能会遭到怪物的攻击。你需要知道怎样应付这种场面。”Toriel耐心的话语在Herobrine耳中却像是一种嘲讽。

  怪物攻击他?这在那个世界中必然是不可能的。他们不敢也没有那个能力去做,但是在这个世界……Herobrine握紧了拳,他无法忍受此时身体在失去神力之后的虚弱——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受。

  人类?怪物?在原先的他眼中不过是连方块都比不上的渣子,但是现在他居然要以人类自居,以怪物为敌?多么可笑,他Herobrine居然也有这样落魄的一天。

  但是Toriel并没有关心到Herobrine抑制住的反常,只是继续以一种十分温柔的语调叙述着:“不过不用担心!方法很简单。当你遇到了怪物,你会遭遇战斗。在陷入战斗时,友善地跟它们交谈,尽力拖延时间,我会出面化解冲突。”

  可悲啊可悲,想不到传说中的创世神之一Herobrine也会有这样一天。与他人的冲突竟然是通过这样一种懦弱的方式化解?若真如此,他Herobrine也就再也没有所谓的骄傲了。

  “去试试和人偶聊聊天吧。”

  Herobrine如Toriel所言,缓步走到了训练人偶的面前。黑白铺开,战斗开始。

  *你遭遇了训练人偶。

  一行字横在Herobrine眼前,没有挡住视线,却给他一种心中十分不爽的感觉。

  四个选项,战斗、行动、物品、仁慈。Herobrine首先就排除了后两者,而行动中只有查看和对话。

  Herobrine毫不犹豫地选择战斗。

  他伸手扯过训练人偶的脖子,左膝在对方腹部猛的一顶,借着这个股力,Herobrine把训练人偶向前猛的一推,再补上一记直踢。

  Dummy化作灰尘散掉了。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