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X双向无言

双向无言叫无言也OK,咸鱼写手,主混MC和UT,其余了解过一些的有FNAF、BATIM、DDLC、魔圆,全职,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划重点】,等——在入坑的边缘试探.jpg
催更什么的随意,我更新算你赢【buni】
企鹅号3528933599欢迎来扩列啊?

若神无神-4

前文见主页
愚人节那啥已删除

  火球漫天飞舞。最终都朝着那一个于其中穿梭的白瞳身影。

  遗迹的终点,最后的门前,两个身影分立两侧。Herobrine赤手空拳,对面的羊形怪物双手捧着悬空的火焰,对着那人怒目而视。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焦味,黑烟与雪白的火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映在灰紫色的遗迹石砖上。

  “回去!”

  Toriel说罢,火球再次铺天盖地地涌来,阻隔了Herobrine的退路,在地下留下灼烧的痕迹。Herobrine侧身躲过一颗袭来的火球,另一颗火球直扑面门而来,他想也没想就立刻蹲下,躲开了那颗火球。

  数串火球在空中飞舞,两侧火球铺开构成一条边界,火焰中的空隙太小,Herobrine在其中穿行时不慎被灼伤了手臂。

  小伤而已。Herobrine直起身,没有去理会现在皮肉都还在发烫的手臂。限制的力量已经消失,也是自己的回合了。虽然对方是一直以来像是母亲一样的角色,但要是再这样一直阻碍自己前进的话……Herobrine并不介意杀掉对方。

  不久前,在那间房中,Herobrine并没有睡着。床太小了,他只能闭目休息一会儿。他看到Toriel走进来,在地上放下一盘什么东西,关上了台灯,呆了一会儿便走了。

  Toriel走到Herobrine床边,看了似乎睡着的人一会儿,便关门离开了。Herobrine还听见几声“睡个好觉”“欢迎”之类的话。

  ……就像是个梦一样。

  被这样关心,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吧。那个曾经会这样在他入睡时关切地帮他关上门的人,那个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会待在他身边的人,那个纵使拌嘴再多也一直爱着他的人,早就不在了吧。

  真正的神哪会去在意他呢?又怎么会去在意他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呢?记忆中的那个人不知何时早已死去,只剩下现在还留存于自己对立面的那个空壳。那个受万人爱戴崇敬的完美的神明,执掌这个世界的正义对他发起审判。

  那种直至灵魂深处的关切,让Herobrine有一种不适。他觉得他得到这种馈赠,简直就像是这个世界今天就要毁灭了一样不可能发生。就算有,也一定是那个人的行为。

  但这并非他。

  “Notch。”Herobrine默念着那个名字。

  “哥?你还在吗?”

  ……

  没有回应。

  Herobrine翻身从床上爬起来,把地上的奶油糖肉桂派带在身上,决定离开离开遗迹。这一切的异常都指向一个原因——他会来到这里,都是因为Notch。

  是他邀请自己在虚空中决战,是他在明知双方的神力相融会发生难以预测的事。或许就连这个世界也不过是那人的障眼法,Herobrine在心中确定了他的想法,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跑向在餐厅炉火边的Toriel,提出离开遗迹的想法。

  Toriel三番五次用别的事情转移话题,但是她越是那样,Herobrine的疑心就越大。当Toriel说“我有点事要去办”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就跟了上去。

  地下室,Toriel向Herobrine陈述若是离开了遗迹,他可能遭遇的将会是地下世界王者的追杀。但那又何妨?他Herobrine身为神明的傲气从未被磨灭,此刻更是毫不收敛其锋芒,连回话辩驳也不屑于去做。

  遗迹大门。Toriel向Herobrine发动了攻击。

  Herobrine不愿伤她,但是在几次试图交谈无果,反倒的来对方更加猛烈的攻势后,他也不再做无用功。

  神不乏果断。Herobrine在自己的回合几个箭步踩着遍布焦痕的地面,在接近对方时却将拳换为了手刀,劈向Toriel的后颈。这次,他不愿杀死对方——仅为了之前的那点温情。

  出乎他意料的是,在承受了那一击后,Toriel并未昏倒,而是身体从边缘部分开始变得透明,化为灰尘。

  怎么回事?Herobrine向后退了两步,看着眼前原本高大的羊形怪物。此时此刻,母性的化身半跪在地上,身体正在快速地化为粉尘。她抬起头看着Herobrine有些出乎意料的白瞳,温柔地回话道:

  “先生,多谢你的手下留情。只不过,来不及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保护好自己。”

  怪物的身体消散,一颗倒立的雪白心形悬浮在空中。怪物留下的灰尘似乎还在其周围飘飞,却不曾玷污这颗纯净无暇的灵魂。那灵魂在空中颤抖了几下,似乎还对什么有着眷恋和不舍。

  Herobrine走近灵魂,那灵魂给他一种与这个数据化的世界所不同的感觉。他伸出手,也听到了Toriel最后留下的一句话。在接触到灵魂前的那一瞬间,灵魂从中裂开,化作几片碎片弹开,最后消散。

  “再见。”

  真是不留下什么痕迹啊,除了那无人问津的灰尘。
  在碎片弹开的瞬间,Herobrine未能躲开。灵魂的残留在他的手上划出一道血痕,他却像是没感觉到一般,只是有些呆滞地看着地上的灰尘。

  “只是一击吗?”

  Herobrine托着一小堆灰尘——它们太轻了,没有任何质感。遗迹中没有风,或许这些灰尘永远也不会散去,而是将沉寂在这里,等待下一个到来者的探访。

  Herobrine绕过灰尘,推开了遗迹大门,向前走去。




遗迹的over!!

羊妈妈的便当!!

写下去的动力是两大男神相遇!!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