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X双向无言

双向无言叫无言也OK,咸鱼写手,主混MC和UT,其余了解过一些的有FNAF、BATIM、DDLC、魔圆,全职,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划重点】,等——在入坑的边缘试探.jpg
催更什么的随意,我更新算你赢【buni】
企鹅号3528933599欢迎来扩列啊?

终曲

短篇,意识流,试图打破次元壁的失败产物,NH向

——快,快!迈出最后一步!

尖叫在脑海中永无止境地叫嚣,无形的丝线将他一步步拉扯至传送门前。就连空气也都推搡着他,想要他纵身跃下。

Steve,一个人类冒险者的名字。或者说,这个世界中唯一一个有自我意识的人类的名字。没有人教授过他语言,他仿佛生来就会这种在这个世界上无用的东西一样——没有文明,又如何谈得上语言?

自说自话,也就是唯一的用处了吧。甚至没有一个智慧个体可以与其交流,他整日整夜面对的不过是无数没有自我意识的代码而已。

对,代码。

这些知识从何而来?不知道。

那些生存意识,那些对于这个世界特殊的了解,究竟来源于何处?不知道。

为什么会存在?为什么会活着?不知道。

一问三不知?到确实有点讽刺。但这是事实,Steve也就只能接受了。即使一切都与潜在意识中的应有模样不和。

这是谜,而自己却只能一直生活在没有一点线索的数据流中。目光所及之处,是日出之景。天地如同初开,阳光穿透叶片的缝隙映在草地上,显出一片片树叶的间隙。

“不应该是这样的。”

没法说出哪怕一点的错误,一切都是那么融洽。清晨,日出,鸟鸣,微风,光和影,天和地。每天如是,出神地盯着这个没有一点变化的世界。

大脑,神经,延伸到血管。最初每时每刻都在叫嚣着,张狂地嘶喊这不是真的。但是现在,一切归于平静。Steve已经有了认命的打算——也许在这个世界过一辈子也不是什么糟糕的事。

即使浑身着钻石装甲,武器、工具都达到了这个世界所限制的最高水准。即使房屋被一次又一次地翻修,体会遍每一种已知的风格。即使见了千百遍日出,千百遍日落。即使不缺吃穿度用,无需再冒着生命的危险投身于矿洞和林场之间,不需要再熬着夜,带着始终没有消掉的黑眼圈在夜间狩猎特殊的猎物。

即使,到现在都仍只是一个人。

他真的没有什么再值得去做的了,一切所能想到的,所吸引过他注意力的事物都被时间和这个世界的单调消磨殆尽。

“好像……该去找什么东西,来终结这一切。是吗?”

Steve陷入了沉默,低语在耳畔逐渐变成了不间断的尖叫,甚至直接在他的脑子里安营扎寨。时间一长,把人逼疯可不是说说而已。时间的浪潮能够把钻石磨成粉末,也能够把一个朝气蓬勃的人类击溃到呆坐在台阶前。

——“聆听恶魔的低语。”

探索每一种可能,发掘每一个存在,寻找每一处未知。Steve已经厌倦了居无定所的生活,在将这个世界大部分地区都烙上了脚印后,他选择定居在一座草原。地狱基本是被翻了个天了的,已经没有再去的必要。

那么只剩下一个地方了。所谓“最后一步”,就是那个被虚空充斥的黑紫色世界吧。“末地”,终末之地,最后的终结之地。

Steve并未踏进过那个地方一步,却知道那里的景象。他甚至知道在步入那个世界后应有的所做所为,为了把这个世界终结掉。

……那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终结?

也许像死在自己手下的生物一样,再无形体,就是终结吧,Steve这么思量着。明明只剩下最后一步,而且这个世界都已经被“玩厌了”,但是他却迟迟没能踏入那个深邃如夜空的入口。

对面,也是如此。永恒的夜环绕着那片空岛,龙的主宰无人可敌。伸展的龙翼为本就阴暗的空岛投下一片阴影,黑曜石柱高耸着,屹立在末地石之上。虽颜色相差甚大却还是没有丝毫不融洽之感。

——“终点,终点!”

龙纵然再凶猛,在可以无限制复活的冒险家面前也不是不可战胜的。几乎感觉不到伤痛的身躯毫无疑问为战斗提供了极大的优势,面目冷峻,一手持剑一手持盾,装甲齐全附魔完整,没有不获胜的理由。

当最后一刻上下浮动的末影水晶被弓箭引爆时,巨龙的命运就已注定。翼膜被箭矢洞穿,躯干因刻意制造的爆炸而血肉模糊,坚硬的鳞甲翻起,有些甚至因巨大的冲击力嵌入血肉之中。

最后一轮战局,龙每一次煽动翅膀,腾空而起之时,血在末地石是勾勒出一道色彩艳丽而厚重的墨痕。巨龙的喘气声伴随风而疾驰,最后的哀嚎也没能让铁石心肠的冒险者放下手中绷紧的弓弦。

射出最后一箭,冒险家有些疑惑地放下手中的弓。原因不明,但又是那种相同的感觉。对,不应该是这样的。最后的战役于此应有些许差别,但是他却哪点也说不上来。

结束。巨龙的身躯顷刻分崩离析,骨血化作点点黄绿相见的光芒,环绕着战斗的胜者。叮叮当当的响声若凯旋的颂歌萦绕在Steve耳畔,相似之感让他有些恍惚。就像那来自深渊的地狱?

“GAME OVER——HA,DID YOU FALL IN LOVE WITH THE GAME I PREPARED FOR YOU?”

——他来了。他来了,他来了!

每一块石,每一寸土,每一个生物都在颤抖,匍匐,神明的降临让这片土地都下沉了几分,未曾收敛的威压把整个空岛都压下去了几分。

雪白的双瞳俯视大地,以如此高调的形式降临的神明并没有要解释或是收拾残局的打算。抬手,挥手,转瞬之间,天地倾覆,空岛迸裂。无数生物在混乱中死亡,迷失。

时间被颠覆。死去的末影龙重新出现在祭坛上,以不符合力学的方式倒着飞行了一段距离后,身形缩小,再小,最终蜷缩入一颗龙蛋之中,再消散于天地尘土之间。

空间被扭曲。瞬移的末影人再无法确认方向的坐标,前进一步却是出现在千里之外,跨越了空岛的范围坠落入夜空,最后一次的瞬移却刚好卡入了另一只末影人的身体中,身体顷刻崩溃。

生命被改写。主世界和地狱中的生物因本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瘟疫和天灾大批量地死亡,地狱发起了洪水,主世界动物的身体迅速老去死亡,腐烂的尸体倒在枯草之上,散发阵阵恶臭。

灵魂——被抹消。

Steve,死。

神明的指尖缠绕着这个世界的木偶线,无尽的岁月和、众生的努力,都是可以在一秒之内颠覆的玩具而已。用以玩乐,愚弄万物,引导、毁灭、创造、迷惑只在一念之间。

归零,重来。对于这种观赏的游戏,神明乐此不疲。灰白的眸子中不带一点感情色彩,淡漠地望向另一个初生的世界。

“第1313个。”

神明记着数,看着那一个个还未形成真正世界的胚胎。那些世界早已胎死腹中,真正的世界早在生长完成之前就被催熟,强行运作,构造出天与地,生命和环境。

某个深爱着所创造的世界的神明在神力耗尽前把一部分神力拿来制作了1314个世界的胚胎,它们都能发展成为一个完整的世界。只不过,那个傻子把另一部分神力拿来制作了一个有自我意识的管理者。

神明,对,就是它。天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只能存在一定数量的智慧意识,也有可能那些不断循环往复地出现并去死的人类灵魂是同一个,或者说就连神明灵魂都是早就存在了,只是在世界被创造之前有了自我意识而已。

还有一个关键。嗯,1314,那似乎是在你们那里有一个特殊意味的数字。哈?我在和谁说话?

我我   我当然 是  在在 在  在 在和你说说 说说 说  讠兑讠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