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X双向无言

双向无言叫无言也OK,咸鱼写手,主混MC和UT,其余了解过一些的有FNAF、BATIM、DDLC、魔圆,全职,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划重点】,等——在入坑的边缘试探.jpg
催更什么的随意,我更新算你赢【buni】
企鹅号3528933599欢迎来扩列啊?

双Boss-神经衰弱【5】

  出场人物

  Ink.dsDream.dtNightmare.Chronicle.

  涉及au

  ____!tale,Dreamtale,Dreamswap,Chronicletale, 

  客串au

  Outertale,Xtale,Underswap,Dancetale,Heventale, Core!Frisk,Underfell.Dusttale, Glitchtale,Underswap

  ooc有,cp向为石油鸡翅,因为没有原Dream和dsnm的出现,文中称梦总为Dream,石油为Nightmare,灵感和游戏规则借鉴均来源于三天两觉所著的《惊悚乐园》

  

  

  “当然可以,Dream先生。”

  Nightmare听闻此话有些不爽地眯了眯眼,他身后的触手带有攻击意味地朝Dream比划了一下。神明只是自顾自地微笑着面对敌人颇有些挑衅意味地动作,转头催促Chronicle宣布第二局开始。

  Chronicle顺了神明的心意,张口道:“第二局游戏,开始。”

  每一局新游戏中,先后攻位置互换。根据规则,此轮Dream先行翻牌。

  他的每一寸动作在Nightmare的眼里都颇为可疑,梦魇对神明刚刚的疑问明显起了疑心。伸手、翻牌,然后盖上。似乎毫无疑点。但是这番规规矩矩的动作怎么看也和不久前的问答无关——Nightmare认定那般问答是为了某种行为而做的铺垫。

  第一张牌是Dusttale,灰覆盖了牌面上大部分都内容,模糊下隐约课间紫红色的光芒,和卡牌四角露出的鲜红刀柄。

  第二张是Glitchtale,赤红而半透明的决心剑盾与粉红的战镰相错,溅出点点火星。蓝、紫、绿、黄、粉五种颜色被刻意地划分为不同色块,凌乱地撒在背景中。

  最后一张是决心。

  这么快就把最后决定胜负的东西找了出来,既使在这次翻牌中,剩余的每一张牌都有百分之一的几率被翻出,但是这属于决心的百分之一还是让Nightmare感到了不安。

  他在思考的过程中总是会不自觉地将“Dream可能会作弊”这个可能性考虑进去,这让他随时隐约有些不安,而且影响了他思考的效率。Nightmare活动了一下肩颈,把纷杂的思绪抛在脑后。

  一轮又一轮。到了第9次翻牌权易手的时候了,这一次,该Nightmare的回合。

  Nightmare动作有些缓慢,在指骨触及到牌面之前他似乎突然醒悟了什么,抬起头来,莹蓝的眸子正对上神明有些带着笑意的目光。对方鎏金的眸子就像是要看穿他的心绪一样,他眯着眼与神明对视。

  几秒后,他缓缓开口。

  “你只是想扰乱我的思考...对吧?”

  Dream不为所动,像是默认了对方的猜测一样,没有半点要解释的样子。

  Nightmare在心里理了理逻辑。Dream这种行为,在极的时间里就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心理压力,甚至是影响到了他的判断。但这还不是重点 。

  Dream在刚刚那一轮的翻牌中刻意做出了一个可疑的动作——他以能量构成的翅膀化作了卷须,在翻开一张距离较远的卡牌的同时不着痕迹地遮挡了两位观战者的视线。而处于Dream对面的Nightmare想要发觉这点再容易不过。

  他从那个时候就起了疑心,于是把目光移至了裁判员的身上。待他转过身来的时候,Dream好巧不巧地集齐了一套Underswap的卡牌。这是在这一局里较先被发现的一套卡牌。

  对决的两人记忆力并不如观战的Chronicle那般可以记下全部事物,所以Nightmare只能模糊地记住两张已经被发现的Underswap卡牌在桌面上哪个区域内,但不能明确地指出来。

  在这局里,不管是Dream还是Nightmare都没有刻意地翻出Underswap的卡牌来巩固记忆。那么刚刚那一小段时间里,Dream偷偷翻牌来凑出一套牌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Nightmare当然知道触手/卷须的那种柔弱无骨的灵活,他不难猜到Dream对于能量的操控程度可以轻易达到一声不吭地就翻完数张牌。

  他越想越后怕。

  但是... Nightmare可以肯定地判断,既使条件具备,这种推测依然是不成立的。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