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X双向无言

双向无言叫无言也OK,咸鱼写手,主混MC和UT,其余了解过一些的有FNAF、BATIM、DDLC、魔圆,全职,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划重点】,等——在入坑的边缘试探.jpg
催更什么的随意,我更新算你赢【buni】
企鹅号3528933599欢迎来扩列啊?

影子&盛宴

是两篇点文,因为长度都很短所以就放一起了x
@一岚子er  @软软的布丁
是ds的dnm和cnm(皆不分攻受)√
森子点的是cnm但是不知道是不是ds的就不艾特了x
挺久没写文了所以文风可能会有点变化【?】如果有看不懂的会在评论里面解释的√
正文以下

影子】

Dreamswap 梦兄弟向

ooc注意,架空世界观有

.

他就是影子。
.

.
我早就注意到他了,我看到他跟着我,有时会躲在我的影子里,显现出一团深色的阴影。
.

.
我知道他的名字,他叫做Nightmare,也就是梦魇。虽然在我的认知中,他并没有给任何人带来过噩梦,也没有伤害过他人。
.

.
他只是跟着,跟着我。无论做什么事,无论去到何处,他只是躲在影子里,看着,听着,却不和其它任何人交流。
.

.
没人认识他,没人了解他,没人与他交流过,除了我。
.

.
我记得,在黑暗笼罩周围的时候,便看不见影子了。那个时候,他就会像是得到了自由一样,在我看不见的地方穿梭。
.

.
他或许是有实体的,也或许没有。模模糊糊的,我好像在什么时候感觉到过一丝来自黑暗的温暖,就像是与人拥抱时触碰得到的温度。
.

.
但那也仅有过一次,我猜测那不过是幻觉。
.

.
那真是奇怪极了。所以我说他就是影子。
.

.
我有时候会和他聊天,虽然大多数时候不过是我一个人的自言自语,但是他也有幽默的时候。那天他的话罕见地多,而且他希望我能带他去一个地方。
.

.
我不大明白,但还是顺着他的意思去了。我选在了一个没有工作的休息日,将大部分不要紧的事物交给了我的助理。
.

.
我跟着他说的方向,离开了长期以来居住的城市。周围的景象越来越趋于自然,但我却莫名地感到一丝熟悉。
.

.
或许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相似的情景吧,我一言不发。
.

.
那是一个破败的城镇,空无一人的死寂像树林中的昏暗一样在街道上肆无忌惮地蔓延。他一路上越发活跃,在我的影子中不断活动着。
.

.
就像是眼前有一簇升腾的火苗,不稳定的光把影子照得一块儿明一块儿暗的。这就像是他一样。
.

.
到了他说的地方,我看到了一墩树桩。这里原本应该是有一棵大树的,年龄很大,就像年轮上一圈圈向外蔓延的痕迹一样。这些年轮的形状告诉我,小镇在树的南边。
.

.
于是我背靠着死去的树桩坐下,面对着南面,也就是小镇的方向。和煦的阳光洒在我的身上,暖意浸染全身。
.

.
影子投射在树桩上,他像是接触到了什么珍惜的东西一样,许久没有说话,只是和影子一起依附在树桩的表面上。
.

.
然后他说,这看起来没什么用,我们可以走了。
.

.
就是这样了,我自始至终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但是我记得,离开那里的时候,他发出了一声从未有过的,低沉的叹息。

.

.

.

盛宴】

Dreamswap Nightmare/Cross(斜线不分攻受)

私设梦兄弟以他人情感为食

.

莫名的,Nightmare感到了一阵饥饿。
.

.
就像冬夜里即将燃尽的炭火,若有若无的风带走逐渐下降的体温。他已经好久没有吞噬过他人的负面情感了——他身边的队友们不会是好食材的。
.

.
也许是应该出门走走的时候了,兴许最近JR的搜寻力道会小一些——Meme在上一次越狱后就收集到了不少的资金,他们在试着打整自己小屋的同时也减少了外出的次数。
.

.
虽然这座屋子的景况并没有因为三人的兴致而改变多少,但是它不再漏风漏水了。Cross说这是个好兆头,但是这明显和什么奇怪的征兆无关。
.

.
Nightmare侧卧在床上,又一次的失眠让他的脑子被各种东西塞满。比如白天的什么什么事,过去的事情和对许多事情的思考。他莫名地觉得很烦躁,但是却无法用睡眠来缓解。
.

.
这不常见。他咕哝了一声翻了个身,因为饥饿而蜷缩了起来。
.

.
负面情绪。
.

.
Negativity.
.

.
他得靠着这个生存下去,而不是继续产生它们——对于Nightmare来说,毫无疑问的,自身的负面情绪是无法吃饱的。
.

.
如果是队友的话……如果是用这种方式减轻他们的负面情绪,也会是一种好事吗?
.

.
不。他呼出一口气。这只是给自己找的理由,从根本上来说就是借口而已。
.

.
他当然知道他的队友们都有些或多或少的负面情绪,但是这么直接的干涉他们肯定不会是一种好事。况且他现在都还没有向他的队友们坦白,以情绪为食这种事情也从未被发现过。
.

.
他感受到了Cross的情感。Cross已经睡着了,但是他感受到了Cross在梦中的惊慌和愤怒。这是什么梦?兴许是噩梦吧。
.

.
如果吞噬掉Cross的这份情绪,那么Cross就不会再做噩梦了。不会因此愤怒,也不会惊慌……还有恐惧。他感受到了这一点。
.

.
Nightmare快要无法思考了,这份负面情绪过于美味,重叠上饥饿的难耐,隐隐约约的幻觉让他有些神情恍惚。如果现在去寻找一个有负面情绪的别的什么生物...来不及,Omega时间线太大了,而他们又选择在一个极为偏僻的地方落户。
.

.
老天,这还算是巧合吗。他嘟囔着抱怨,然后开始一点点地吞噬Cross的负面情绪。
.

.
惊慌和不安带着雨夜般的清香,枯木的植被气息和潮湿沙土的气息一起降临。Cross梦中的愤怒是带着巧克力的甜腻,混合着一点点牛奶的丝滑。
.

.
情绪的盛宴。
.

.
带着些许愧疚,Nightmare终于在凌晨三点出头陷入了沉睡。
.

.
——
.

.
“Cross,你昨晚有梦见什么吗?”
.

.
Nightmare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为meme小队准备早饭的闲聊空当中突然提起。另两人早知道队长感知他人情绪的能力,对这个问题也习以为常。
.

.
但Cross仍脸色古怪,Nightmare又一次确认他并没有“不安”这般的情绪。
.

.
“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Nightmare,我梦到你被Dream杀死了。我似乎是有过愤怒和不安,但是……”
.

.
“但是我什么也没感觉到。”

评论(10)

热度(65)